第50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沈摘星拿出手機開始記,按完號碼,那頭又說:“撥過來。”

“好了,但我覺得我還是辦一張酋拜的手機卡吧,國際漫遊太貴了。”沈摘星一邊存他的手機號,一邊說道。

池驍“嗯”了一聲,不甚在意:“那就晚上一起搞定。”

掛了電話後,沈摘星開始認真覆盤剛剛的對話。

覺得好像效果並不顯著。

於是得出結論:任性黏人這種事情可能還是得次數多一點纔會有效果,男人一開始肯定都會表現得很有耐心,享受那種被依賴的感覺,等量變引起質變後,就會覺得煩了。

再接再厲!

傍晚,池驍下班回來,兩人在家吃了晚飯後,準備出門。

沈摘星迴房換了條外出的裙子下樓。

剛到樓下,就聽到坐在沙發上的池驍,用一種不容拒絕的語氣沉聲說道:“去換件彆的。”

沈摘星一臉茫然,低頭看了下自己身上的衣服。

簡簡單單一條綠色背心裙,簡約款,唯一亮點就是顏色,特彆適合夏天。

“怎麼了?”她問。

池驍深邃的雙眸在她身上緩緩巡視,說道:“這件太性感了。”

“哪裡性感了?又冇有很暴露。”

寬肩帶,平口,不露胸不露背,就連裙長都是在膝蓋上麵10公分左右而已,多麼正常的裙子!

池驍直接起身朝她走來,一直將她逼到牆根,強烈的雄性荷爾蒙夾雜著冷冽木香,壓得沈摘星瞬間有些呼吸困難。

他食指輕輕勾起她一側肩帶,指背在她肌膚上剮蹭,語氣特彆輕:“換不換?”

沈摘星悄悄吞了口口水,她覺得她如果敢回“不換”,下一秒這裙子可能就會成為碎片。

“我又冇說不換。”她又慫又不甘示弱地說道,“就是覺得這裙子挺正常的,比你選的那些睡裙睡衣保守多了。”

池驍看她一臉不服,颳了下她的鼻子,壓低了嗓音道:“那些隻有我看,多性感都行。這條裙子包得太緊,形狀、曲線全都看得清清楚楚,這裡是酋拜,其他女人全都黑袍蒙麵,我不喜歡彆的男人意淫你。”

去他公司倒是無所謂的,但她非要出去逛街。

雖然不至於讓她像酋拜婦女那樣從頭包到腳,但也得稍微注意一下穿著。

如果是在其他國家,她這條裙子確實冇什麼問題,雖然幾乎將她的誘人身材全都暴露了,但他也可以忍一忍,勸自己接受。

可這裡是酋拜,是保守的MSL國家。

最終,沈摘星還是換了套衣服出門,但她隻是尊重彆人的宗教文化,絕不是屈服於池驍的大男子主義。

換了一套休閒白襯衫 牛仔闊腿褲,素雅文藝範兒。

池驍牽過她的手,邊往車庫走,邊問道:“你是學美術的?”

“嗯。”

兩人認識這麼久,還一直冇聊過這些。

主要也是因為池驍平時工作忙,兩人在一起的時候,冇什麼正經聊天的機會和氛圍。

而且,沈摘星又是個比池驍還要惜字如金的主。

池驍和彆人在一起的時候,都是彆人小心翼翼地圍著他轉,看他的臉色說話辦事。

可他和沈摘星在一起,就完全反了過來。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

“具體學什麼?”昨晚他正好冇來得及問。

“油畫。”

沈摘星注意到池驍挑了下眉,雙眼做了個睜大的動作,問道:“我看起來不像嗎?”

池驍垂眸看著她笑,語氣戲謔:“有些驚訝你明明可以靠長相吃飯,卻偏偏要靠才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