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繼母暗算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夜幕降臨。

蘇家今天雙喜臨門,一天同嫁兩女。

蘇卿身穿中式嫁衣坐在鏡子前,妝容精緻,眉眼裡都是幸福。

今天是她跟楚天逸結婚的日子。

相戀一年,終於修成正果。

“姐姐,你可真是幸運,馬上就要嫁入帝京一流世家楚家,成為楚太太。”

蘇雪也穿著同樣的中式嫁衣,陰陽怪氣地走進來。

蘇雪看著蘇卿那張美麗的臉,眼底劃過一抹嫉妒,恨不得劃破那張漂亮的臉蛋。

蘇卿神情冷了幾分:“我也要恭喜妹妹,馬上就要成為陸容淵的第四任妻子,對了,我聽說這個陸大少不久前車禍毀容,腿也瘸了,冇幾年能活,你嫁過去怕是要守活寡了。”

“蘇卿,你!”

蘇雪氣得臉色一白,一想到蘇卿要嫁入楚家,而她卻要嫁給一個快要死的短命鬼,臉上陰毒之色更甚。

“蘇卿,話彆說的太滿了,你這楚太太的位置能不能坐穩還不一定。”

“小雪,小卿,你們姐妹都在呢!”秦素琴端著兩份蓮子羹笑吟吟地走進來:“楚、陸兩家的迎親隊伍快到了,你們倆快先喝點蓮子羹,寓意多子多福。”

繼母臉上偽善的笑讓蘇卿蹙眉,相處了十幾年,她怎麼不知道秦素琴的為人?

出嫁前吃蓮子羹確實是帝京嫁女的習俗。

一想到馬上就要離開這個家,再也不用看秦素琴這對母女的嘴臉,她還是遲疑著接過。

“謝謝秦姨。”蘇卿隻喝了一小口。

“多吃點,你這孩子,客氣什麼。”秦素琴看著蘇卿吃下了,鬆了一口氣,眼底劃過一抹得逞的笑:“雖然你不是我親生的,可阿姨也待你如親生女兒,你這要出嫁了,阿姨還怪捨不得的。”

秦素琴說著眼圈就開始泛紅。

蘇卿心裡冷笑,不愧是拿過影後獎的,演技就是一流。

八歲那年,母親去世不到一個月,父親就帶著秦素琴還有比她小一個月的蘇雪進門。

那時她才知道,父親早背叛了母親,婚內出軌了。

“太太,楚家的接親隊伍來了。”傭人在門口提醒。

“好,知道了。”秦素琴笑著拿過繡著龍鳳呈祥圖案的紅蓋頭:“小卿,快蓋上,彆耽誤了吉時。”

著中式嫁衣,蓋紅巾,十裡紅妝,夜裡舉行婚禮,這都是秦素琴安排的。

秦素琴給傭人使了個眼色,吩咐道:“梁嬸,你領著大小姐上楚家的婚車。”

蘇卿的視線被紅巾擋住了,隻能由傭人牽著走。

蘇家門口停著迎親車子,傭人梁嬸徑直將蘇卿帶上婚車。

秦素琴在陽台上看著車子啟動遠去,臉上的笑容更深了。

“媽,冇問題吧?萬一蘇卿半路上發現不對怎麼辦?”蘇雪有些擔心。

“你放心,媽都安排好了,她隻有乖乖替你嫁去陸家。”

蘇卿剛纔上的是陸家的迎接親車子,並非楚家。

蘇雪忐忑:“可天逸那,我晚上要怎麼矇混過去?”

秦素琴將一瓶藥塞給蘇雪,小聲道:“晚上給楚天逸喝了,隻要過了今晚,他們楚家想賴也不可能了,記住,彆讓他看見你的臉。”

“恩,記住了。”蘇雪將藥瓶藏好,臉上滿是嫉恨之色:“媽,我要蘇卿生不如死,嚐嚐跟我搶男人的下場。”

秦素琴冷笑一聲:“蘇卿能不能活過今晚還不一定,知道陸家前幾位老婆怎麼死的?聽說都是被淩虐死的。”

……

蘇卿忽感體內一陣燥熱,讓她有一種恨不得把衣服脫光的衝動,臉頰也燙得厲害。

她想起秦素琴送來的那份蓮子羹,暗道不好。

她還是中了秦素琴的計。

那蓮子羹有問題。

蘇卿扯掉頭上的紅巾,看清不是去楚家的路,頓時慌了。

“停車,快停車!”蘇卿急喊道:“你是誰,要帶我去哪?”

司機一頭霧水:“蘇小姐,我是陸家派來接親的啊,這是去陸家的路。”

“陸家?”

蘇卿恍然大悟。

她怎麼都冇想到,秦素琴玩了一招偷龍轉鳳的計策。

“快停車,我是要嫁去楚家的,弄錯了。”

“怎麼會弄錯呢,蘇小姐,你頭上戴著的紅巾,龍鳳呈祥,就是陸老爺子親自挑選的。”

蘇卿看著手裡的紅巾,才徹底明白。

秦素琴,你可真夠狠的!

她纔不要嫁去陸家,不會讓秦素琴母女得逞。

體內的藥效發作了,秦素琴這不僅要把她推入火坑,還要讓她出醜,徹底毀了她。

“停車。”蘇卿極力控製著,低吼了一聲。

“蘇小姐,馬上就要到了……蘇小姐,你這是做什麼。”

司機大驚,蘇卿直接開了車門跳車。

蘇卿在地上滾了幾圈,劇烈的疼痛讓她有所清醒。

“蘇小姐,你快上車,蘇小姐……”

見車子停了,司機追上來,蘇卿咬著牙,忍著疼一瘸一拐的往外跑。

疼痛是能讓她清醒的最好辦法。

蘇卿很慌,她知道被抓回去的後果。

“蘇小姐,你彆跑啊,跟我回去,吉時快到了。”

蘇卿跑得更快了,她急得快哭了。

四周漆黑,身後的人眼看著就要追上來了,而體內的藥效連疼痛感都壓不住了。

蘇卿絕望的不知道往哪跑,她突然看見幾百米外有亮光。

心下一喜,蘇卿拚命地跑過去。

馬路邊上,停著一輛黑色轎車,一個穿著休閒套裝的男人正站在車門口接聽電話。

就在男人要上車準備走時,蘇卿奮力跑了過去,帶著哭腔,喘息著哀求:“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男人愣了一下,幽深的眸子掃了眼蘇卿。

而此時,男人電話那頭的人還在焦急的說:“新娘子馬上就要到了,你這新郎官怎麼還冇到,真是皇帝不急

急死太監。”

“聒噪!”男人麵無表情的掛斷電話。

而此時陸家接親的司機都追來了,蘇卿一見,也陸不得男人同不同意,連忙拉開車門鑽了進去,雙手合十,帶著微微哭腔,哀求:“幫幫我!”

她話音剛落,司機已經追了上來:“蘇小姐,快跟我們回去吧,快來不及了,陸……”

司機在看見男人時,驚住了。

話冇說完,男人一個冷冽的眼神射過去:“滾!”

【作者有話說】

初來乍到,望多多支援!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