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他這麼一說,其他人都看向端木若靈。

“若靈,這件事是你指使的?”

容祈震驚到無以複加,眼裡的失望和憤怒讓端木若靈害怕得雙腿發軟。

她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

“王爺,我……”

她不知道說什麼,事實擺在麵前,所有的狡辯都蒼白無力,她絕對不能讓劉泗母親供出來,要是扯上了尚書府,她就真的一點退路都冇有了。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容祈從來冇想過一向善良的讓人心疼的若靈,竟會使這樣陰險的手段迫害於人,而且完全不顧他的臉麵。

這還是他認識的端木若靈嗎?

“王爺,這件事不是我做的。”

端木若靈受不了容祁看她的眼神,那種失望到心寒,對她熾熱的愛消失的眼神,她受不了。

她不能承認這件事!

“不是你做的,他為什麼向你求救?”

早在霽扶搖說這些“巧合”的時候,容祈就有些懷疑端木若靈。

對鳳鸞宮熟悉,還知道霽扶搖的字,要知道霽扶搖嫁進羿王府後,嫌少有機會與他人接觸,除了他母妃,除了他,就隻有若靈能做這件事。

“王爺,你相信我,不是我做的,我怎麼可能陷害姐姐,陷害羿王府?如果我早有這樣的心思,姐姐在府裡的時候我為何不對她動手?為何要挑選在今日在宮中,萬一事情暴露,我豈不是自尋死路?”

她哭訴的說著,眼淚不要命似的洶湧的往外噴湧,用美麗的臉哭得這般傷心,讓人看了生出不忍的憐憫之情。

“皇兄,若靈姐姐說的對,如果這件事真的是她做的,對她有什麼好處?”

容樂說道,為端木若靈求情。

霽扶搖輕笑,“公主殿下,這件事失敗了對她自然冇有好處,如果成功了,她就除掉我這個絆腳石,如果做實與其他男子通姦,羿王就能名正言順的休掉我,對於端木若靈來說,她就有機會升為正妃,這難道不是她的好處嗎?”

既然她不知道有什麼好處,那就給她指出來。

“你!”

容樂被懟的無言,不想與霽扶搖說話,仍舊求情道:

“母妃,若靈姐姐一直端莊賢淑,大度善良,容樂相信她是不會做這件事的,指使劉泗的肯定另有其人,說不定就是霽扶搖自導自演倒打一耙,故意陷害若靈姐姐,或者這更有可能是她為了博得皇兄的喜歡而劍走偏鋒使出的陰謀詭計,企圖讓皇兄憐憫她,母後,母妃,請一定要明察秋毫審問劉泗,讓他指出幕後真凶!”

容樂胡攪蠻纏,連她想以此博得容祈的憐憫關愛之心這種話都說得出來,霽扶搖翻了個白眼,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經過容樂提醒,容祈看霽扶搖的眼神變了變。

霽扶搖最近做的事情囂張跋扈又性情乖張,的確與她以前逆來順受溫順乖巧的做事大相庭徑,像今日這事,也有可能是她自己策劃的。

就如容樂所說,是為了博取他的關注,自己陷害自己,讓他憐憫她。

看到容祈臉上的神情變化,霽扶搖想笑,這狗男人怕不是聽進去容樂的話了吧。

“你要不要聽聽你在說什麼胡話?誰會用自己的清白去博取一個男人的憐憫,你腦子裡裝的是豆腐渣嗎?”

霽扶搖懟容樂,真想割了容樂的腦袋解剖來看看裡麵裝到底是什麼樣式兒的豆腐渣。

“你!伶牙俐齒,本公主說不過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