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若是有機會穿越時空,你是否願意去彌補曆史中的遺憾呢?

趙長歌:我願意。

你最喜歡的一個朝代是?

趙長歌:明朝!

讓你選擇回到明朝,你會選擇什麼時間點穿越呢?

趙長歌:洪武年間。

... ...

此時的趙長歌腦袋中依舊還有些懵逼,他想不通為什麼自己就是在家裡玩著手機,無意間看到了一份關於曆史調查問卷,趙長歌身為曆史愛好者,抱著好玩的心態就隨便填了一下,隨後他就看到自己的麵前就突兀的出現了一扇金色的光門,還不等他反應過來,他就被一股強大的吸力給吸入到了光門之中,下一秒,他就出現在了一個陌生的房間裡。

這房間當中放著一張梨花大案,大案上壘放著各種名人字畫,有幾方看起來就價值不菲的硯台,周邊還有各色的筆架。

再一轉頭,映入眼簾的是粉紅色的床幔,頭頂是一襲一襲的流蘇,不遠處還擺放著一個香檀,嫋嫋白色的香菸瀰漫著整個房間。

床榻上隱隱有一個人影浮現,雖然看不清樣子,但是從床幔上透出的身段來看,似乎是一個妙齡女子。

這到底是哪裡啊,為什麼自己會突然來到一個女孩子的閨房當中,看周邊的擺設,這明顯不是曾經生活的年代,畢竟那個年代就算是一些古風愛好者也不可能把房間佈置成這個樣子。

難不成自己真的因為在手機上隨手填了一張問卷就穿越了?

這也太離奇了吧。

可自己雖然喜歡曆史,但是真的冇有想過要穿越到古代啊,雖然小說中各種龍傲天一旦穿越就妻妾成群,攪動風雲看著似乎很爽,但是實際上回到古代的風險是非常大的,很有可能都活不了幾天啊。

該死的,我到底要怎麼回去啊!

就在趙長歌焦急的時候,他的腦中突然浮現出了之前見到過的光門,隻不過形態上小了很多,而且光芒似乎也暗淡了很多。

當趙長歌凝視著腦中的光門時,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腦袋裡就像是被人塞進了什麼東西,再睜眼的時候,趙長歌已經明白自己真的是穿越了,自己腦袋中的那扇光門是傳說中的穿越門,可以穿越各個時空,聽起來很牛逼,不過穿越門需要冷卻,如今剛剛使用過一次的穿越門下一次開啟還需要一個月的時間,而自己真的就是因為那份問卷才被穿越門選中。

而穿越門存在的意義,便是改變曆史中那些令人遺憾的事件,自己改變的越多,穿越門冷卻的時間就越短,而且還會解鎖各種不同的功能,但是具體什麼功能現在他也不知道,必須要自己親自去試了才行。

得知了這一切,趙長歌很快就強迫自己安靜了下來,他看了一眼床榻那邊,見床上的人似乎還在睡覺,他也不敢吵醒,畢竟突然闖到彆人的閨房裡,很容易被人當成是采花賊,尤其是看這房間可不是一般人可以住得起的,床榻上的女子一定有著不俗的身份,真的誤會自己了,很有可能自己就要被人亂棍打死了,現在穿越門還使用不了,自己的安全完全冇有保障啊。

冷靜下來的趙長歌輕手輕腳的走到書桌前,然後托著自己的下巴暗暗的思索著自己當前的環境以及接下來自己應該怎麼辦。

首先,既然真的跟問卷有關,那麼很大可能自己現在就處於明朝洪武年間,至於到底哪一年現在自己還不清楚。

其次,冇有什麼一技之長的自己要想生存在古代,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最基本的就是自己在這個時代冇有身份證明,彆太小看古代了,尤其是趙長歌記得很清楚,洪武三年的時候朱元璋就下令全國性的普查人口,隨後在洪武十四年就推行了嚴格的戶籍製度,所以若是自己處在洪武十四年以後,冇有戶籍的自己恐怕寸步難行。

想要在這裡給自己弄個戶籍不容易,當然還有一個走捷徑的辦法......

趙長歌不由的朝著床榻的方向看了過去,雖然不知道床上睡得人是誰,但是其身份絕對不簡單,至少也是官宦子女,隻要自己能夠取得這個人的信任,便可以輕易的得到一個假的身份,畢竟不管什麼時候,有權有勢的人做事肯定要比普通人方便很多。

可那個睡著的妙齡女子值得自己信任嗎?畢竟自己可以穿越這樣的事情可不能隨便透露,指不定就被人當成神棍了,更可怕的是被當成妖人恐怕直接就把自己給殺了。

就在趙長歌猶豫之間,床榻上的女子恰巧睡醒了,當這女子睜眼的時候,趙長歌的腦子裡一片空白,因為他還冇有想好怎麼應對,可是很明顯冇有時間給他思考了。

徐妙錦此時的腦子裡也是一片空白,她還以為是自己做夢冇有睡醒呢,要不然自己的房間裡怎麼會出現一個陌生的男人,可是三秒過後,徐妙錦用力的捏了捏自己的小臉蛋,臉上的疼痛告訴她這根本不是一個夢,而是自己的閨房之中,真的闖進來一個不速之客!

下意識的徐妙錦就想要大聲呼救,趙長歌本能的直接撲了過去,趁著徐妙錦還冇有喊出聲的時候直接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隻是因為太緊張了,完全冇考慮此時自己整個人壓在徐妙錦的身上,這樣子比采花賊還要更像采花賊。

徐妙錦此時整個人都嚇懵了,從小到大就冇有經曆過這樣的事情,尤其是被一個男人如此親密的壓著,徐妙錦在害怕的同時整個人連想死的心都有了,一雙大眼睛淚汪汪的,讓人看了都心生愧疚。

此時趙長歌才意識到自己的動作有多麼的不雅,但是他也不能輕易的放手啊,萬一放開了手這女人立馬呼救,那自己真的是百口莫辯了。現在的他根本冇有能力逃走,所以一旦被人發現了,恐怕下場不會太好。

“你聽著,我不是壞人,我可以放開你,但是你要保證絕對不能呼救。給我一點時間,我可以向你解釋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我保證我真的不是壞人更加不會傷害你。”說完,趙長歌猶豫了一下又威脅道:“你彆想著等我放手就呼救,這樣對你我都不好,你要知道我現在距離你這麼近,一旦你真的呼救了,我想要傷害你並不是難事,所以聽我的行不?”

徐妙錦看著一臉認真的趙長歌,努力的平複下心情之後弱弱的點了點頭。

見徐妙錦答應了,趙長歌小心翼翼的鬆開手,時刻提防著徐妙錦呼救,好在這個女人還算識相,等趙長歌放開手之後,隻是拉起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一個粽子,並且拚命的挪到了床邊警惕的看著趙長歌,但是並冇有呼救。

見此,趙長歌纔算是放下心來,然後努力的擠出一個自認為和煦的笑容,舉起手錶示自己冇有惡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