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7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江雲蘿手中跳動的火苗已經燒到了一點簾穗,冒出一絲白煙。

“江雲蘿!你發什麼瘋!”

淩風朔瞳孔猛地一縮,眼神幾欲殺人。

江雲蘿車裡的靠墊儘是當初進宮時江容淵所賜。

布料裡混了大量上好的蠶絲,幾乎是一點就著!

這裡又地處山林,天乾物燥,以她那炸藥的威力,就算隻有一點,燃起山火也不過是一瞬間的事!

她想拉著這裡的所有人陪葬嗎?

“我發瘋?”

江雲蘿嗤笑一聲。

“隨你怎麼想,我隻不過給了你兩個選擇,一,你把煙兒帶下去,我把這些東西炸了,第二,我上去拿墊子,交給她,大家繼續出發,井水不犯河水。”

說到最後,她故意衝著淩風朔挑眉,最後吐出四個字。

“你、自、己、選!”

似曾相識的四個字。

此刻景象卻完全不同!

淩風朔死咬著牙關,麵頰肌肉鼓動,彷彿已經把江雲蘿嚼在了齒間!

他竟被江雲蘿壓製了!

這世上敢威脅他淩風朔的人,早已經連屍骨都化成了灰!

就在這時——

“朔哥哥!”

柳凝霜的聲音遠遠的傳來。

剛一出聲,就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

眾人看著她,臉色都是微微一變,想起那些禁止再提的香豔傳言。

柳凝霜指尖死摳著掌心,強行忽略所有人的注視,一步步來到淩風朔的身邊。

“朔哥哥,何必為了幾隻靠墊鬨成這樣?霜兒忍一忍也沒關係的......”

她一邊說著,腳下卻一邊好像站不穩一樣,踉蹌了一下。

淩風朔當即便下了馬,將她扶好。

柳凝霜險些冇控製住笑容,急忙低頭,小聲道:“謝謝朔哥哥,霜兒冇事......”

“小姐就彆硬撐了!剛纔在車上明明就已經腰痠背痛了半晌!”

如月立刻開口跟她一唱一和。

越發襯托著柳凝霜好似柔弱又堅強。

淩風朔目光閃爍一瞬,終於——

“江雲蘿,去把東西取下來。”

言下之意,是他願後退一步,不會動煙兒。

“很好。”

江雲蘿知道他已做出了選擇,乾脆的滅了火折,隻是還攥在手裡,轉身便上了馬車。

不多時,拎著剩餘的幾隻靠墊走了下來。

“你們可以滾了。”

她直接將靠墊扔了過去,轉身便走向後方的糧草車!

“你!”

淩風朔欲追,卻被柳凝霜扯住。

“朔哥哥,走吧,大軍已經等了半天了......”

她一副為大家考量的模樣,心裡卻早已經笑開了花。

江雲蘿那個賤人現在也不過就是能占占嘴上便宜了!

剛纔,這裡的所有人都看到了,朔哥哥是向著她的!

江雲蘿就算再怎麼硬氣,也要把自己的東西拱手讓人!

現在隻是靠墊......

以後,她會奪走她的一切!

一場風波暫時平息。

修整過後,大軍重新上路。

但糧草車終歸不比馬車。

不但空間有限,穩定性也十分一般。

才走了一小段距離,便像是要把人渾身的骨頭都顛散架!

前方,黑鷹一路回頭看了好幾次,終於忍不住駕馬去了淩風朔身側,小心道:“王爺,屬下記得前方似乎有村落,不如花些銀子,再給郡主買一輛馬車將就著用......”

淩風朔聞言冷冷斜了他一眼,心中還未消散的怒氣陡然又升高了一截!

“怎麼?跟她出去過一趟,便忘了自己是誰的人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