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每天都得控製飲食,和各方麵,要一直吃藥,不然活不了幾年。

蘇塵怎麼敢說的啊!

礙於麵子,李德勝苦笑道:“小塵啊,年輕人有信心是好事,我的身體很爛了,治不好咯。”

“李伯,可以讓我試試嗎?”

蘇塵知道李德勝的想法。

隻有讓他見到結果,他才願意接受。

就像現在突然說自己要二十塊錢收購他魚塘的魚,他肯定也不相信。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你有興趣就練練手,隨便治。”

李德勝大方的說道。

得到允許,蘇塵把隨身帶來的銀針拿出來。

“喲,你還有備而來啊,看這樣子有些許你爺爺當年的鄉村大師的本色。”

李德勝調侃道。

“嘿嘿,我繼承了爺爺的醫術,有點本色是應該的。”

蘇塵四下看了一圈說道:“李伯你等一下,我去拿個盆來。”

“可以。”

李德勝倒是要看看,蘇塵能弄出什麼花樣來。

不一會兒,蘇塵找來李德勝家裡餵雞的一個破黑盆。

架起一盞煤油燈,將需要的九根銀針火燒,這是比較傳統的消毒方式。

“還挺像這麼回事,小塵你手法可以吧?”

看到尖尖的針,李德勝有些膽怯,不過話都說出去了,他肯定不會叫停。

“放心吧李伯,一會你就知道了。”

李德勝準備好之後,蘇塵將四根銀針紮在他的膝蓋上。

八根銀針下去,李德勝冇有什麼大感覺,就是有些癢而已。

等待半分鐘後,蘇塵拿起第九根銀針,刺在了李德勝膝蓋後方的一個穴位。

biubiu!

當蘇塵把這第九根銀針拔下來時,帶著血的膿物從李德勝膝蓋後方噴湧而出,正好落在黑盆裡麵。

這一切李德勝冇見到,在蘇塵紮第九針的時候,他的腿疼得不行,隻能閉上眼睛,鄒緊眉頭強行忍著!

蘇塵用相同的手法在李德勝另外一條腿上施展。

膿物都排出來後,蘇塵把提前準備好的垃圾袋蓋在上麵,端到遠一點的地方,因為有些許味道,一般人承受不住。

“這就完了?”

感覺到自己腿上冇針了,李德勝這才睜開眼睛。

腿上傳來舒適的感覺,確實不疼了!

他之所以冇能第一時間反應過來,是因為心裡做足了抗爭疼痛的準備,牙齒都快咬碎的那種。

“咦!我的腿好像真不疼了!”

李德勝驚喜的說道。

“李伯,站起來走兩步試試。”

蘇塵欣笑道。

“砰砰。”

李德勝趕緊站起來,然後還跳了幾下。

他感覺自己的雙腿比任何時候都強勁有力!

“嘩嘩!!!”

李德勝高興得像個孩子似的,彷彿獲得了重生!

“好了!我真的好了!”

在廚房裡的張麗聽到動靜,也放下手裡的活出來。

結果看到讓她吃驚的一幕。

“老頭子,你不想要腿了嗎?醫生叮囑過,你犯病的時候做劇烈動作,後果嚴重是要截肢的!”

截肢是什麼樣的生活,蘇大力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張麗可不敢想象,自己要是天天照顧著李德勝,這個家可怎麼辦,女兒現在還冇有找到工作,兒子的學習成績也不是很好……

她感覺天都要塌了。

“媳婦!你快看啊!我好了!我的病好了!是小塵給我治療的!”

李德勝興奮的跑到廚房門口,張開雙臂把張麗抱起來,並且還在原地轉了兩圈,讓她瞧瞧自己有力的身體。

“要死,要死啊你!”

在一個小輩麵前做出這麼不雅的行為,張麗尷尬得要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