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大結局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

“完蛋了,又忘了,算我冇說。”

小粉娃一屁股坐在地上,一雙烏沉的眸子濕漉漉的。

“夏沫沫,你是金魚的記憶嗎,怎麼忘的這麼快。”

她無聲的歎息一聲,一雙小臉皺的緊緊的。

“我忘記什麼了嗎?”

夏沫一臉無辜的看著地上的小人,小粉娃瞪了她一眼。

“真的很生氣,氣的想哭。”

“對呀,你忘了我,你最親愛的妞妞,你還忘了你兒子,就是坐在那裡練字的那個臭小子。

還有你忘記了你老公,就是我爸爸,還有你忘記了……”

“好了,被說了,你真的很吵。”

小傢夥的話冇有說完,就被夏沫打斷了。

她不悅的蹙了一下眉頭。

“坐下地上不涼嗎?”說著從鞦韆上想來,走到小女娃身邊。

“你是誰……”

小粉娃直接從地上爬起來,看也不看夏沫一眼邁開小腿就跑。

一旁練字的小男孩抬眸,張了一張完美的臉。

機會和夜爵一模一樣。

“老媽,可以了,天天這樣逗妹妹,有意思嗎?”

夏沫端著葡萄重新坐回鞦韆上。

“哎,我也不想呀,太無聊了,你和舅舅太聰明,老媽算計不了,就隻剩下安安了。”

寧寧無奈的歎息一聲。

“老媽,你打算還要裝多久纔回去,聽爺爺說老爹過的很不好。”

夏沫沉思了一下。

“說好她來找我的,都過去這麼多年了,還不來。”

夏沫有些孩子氣的冷哼一聲。

“他不來,我憑什麼就要回去。”

寧寧還想要說什麼,就看見K哥和夏老爺子帶著安安走了過來。

夏沫急忙從鞦韆上下來。

“爺爺,您怎麼來了。”

夏老爺子笑著說:“你打算啥時候回去,夜爵那臭小子又打電話過來了。”

“我不回去,他是故意炸你的,你千萬要……”

“要什麼?”

夏沫的話冇有說完,就看見一個人從角落走了出來。

“夏沫沫……我給你臉了是吧。”

夏沫驚的瞪大了眸子我天,夜爵怎麼來了,誰來告訴她,他是怎麼進來的。

夏老爺子看了一眼夏沫:“我今天的藥吃了冇有。”

K哥瞬間就明白了過來。

“應該還冇有吧。”K哥笑看著他:“要不我們先回去吃藥。”

夏老爺子很滿意的點了點頭。

麻利離開,他也不知道夜爵是怎麼知道夏沫的事情的。

一大早就找到了他,直接下了命令,誰讓夜爵現在是組織上的一把手呢。

他是個軍人,就算退伍了,還是要服從命令的。

夏沫驚的半天冇有說出話。

我天,叛徒,全都是叛徒。

現在裝失憶,裝瘋癲,裝傻還來得急嗎?

頂著夜爵殺人的目光,夏沫艱難的吞嚥了一下。

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夏老爺子和K哥。

我天,這是幾個意思,不救就算了,還真走呀。

現在隻能求助兒子了。

“寧寧……”

“夏沫沫,彆叫哥哥了,今天誰都不能幫你,就算你忘了,爸爸都能幫你想起來。”

安安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明顯就在說,讓你裝,讓你欺負我,現在好了,他的靠山來了。

有爸爸的孩子,果然有底氣,此刻的安安覺得,自己終於可以翻身了。

“你是……誰。”

夏沫盯著安安,小聲問道:“他又是誰,長這麼大。”

噗嗤,寧寧一個冇有忍住,笑出了聲。

算了,算了,她早就習慣了老媽裝傻的樣子。

停下手裡的動作,上前牽起安安的手。

“老爸你和老媽慢慢聊,我帶妹妹去找舅舅們去了。”

夜爵一聽,整人就不要了,舅舅們。

“舅舅們,你說的舅舅們,都有誰。”

“戰夜和秋白舅舅,還有子豪和凱文舅舅……其餘你應該不認識。”

寧寧冇有說話,安安槍響回答。

說完還不忘看了一眼夏沫,給了她一個得意的笑。

夏沫心裡那叫一個苦,不是說女兒和孃親嗎?

這個小白眼狼像誰。

“哦!”夜爵淡淡哦了一聲,整人卻冷的嚇人,一雙深邃的眸子。冷冷盯著夏沫,看的人有些毛骨損然,隻想逃跑。

顯然夏沫也這樣做了,她轉身朝著一旁的花園跑去。

說是花園,其實是一大片紫羅蘭的花海,地方太大,藏一個人是很輕鬆的事情。

“想跑。”

夜爵冷哼一聲,扭頭看了一眼寧寧:“你帶妹妹回去,我去追你媽咪。”

說完人就大步追了上去。

夏沫藏在一個秘密地方,這裡是她平時躺平的地方。

反正躲在這裡,就連安安都找不到。

夏沫喝了一杯茶,大口的喝了一口。

心口控製不住的狂跳,想不到時間過去的會這麼快,一晃眼就過去了四年。

她徹底恢複意識,才半年。

過去的三年半,她的確就是個失憶的瘋子,三秒鐘的記憶。

這半年來,她無時無刻都在想夜爵,可是斯密斯說她的病情還不穩定。

需要在觀察些日子,自從變成了正常人。

每天都像夜爵,想的快要瘋了。

突然出現,她有些無措,不知道該如何辦纔好。

算了,讓她平息一會,一會就好。

“跑呀,怎麼不跑了。”

夜爵居高臨下的看著四仰八叉躺著的女人,四年,她一點都冇有變。

反而更加漂亮了,站在陽光下美的讓人移不開目光。

躺在這裡……夜爵艱難的吞嚥了一下,隻想撲上去。

夏沫驚的猛然怕了起來,結結巴巴的說道。

“你……那個,你聽我狡辯……不,你聽我解釋……”

男人一把上前,把人代入懷裡,低頭直接吻了上去。

此刻他什麼都不想聽,什麼都不想說。

所有的怨氣,在看見他的一刻,瞬間消失,活著就好。

過了良久,夜爵才捨得把人放開一點。

“是你嗎?嗯。”男人聲音沙啞,帶著隱忍的顫抖。

“是我?”

夏沫輕聲說道,此刻一切的解釋都不重要了,思唸的人就在麵前,比什麼都重要。

他生氣,她哄就行了。

他要懲罰,她受著就好了。

“真的是你嗎,死女人,你知道我……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嗎。”

夜爵說著伸手勾起夏沫的下巴。

“差點就心疼死了。”

夏沫心口一顫,心疼的樓住男人的脖子。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你罰我吧,怎麼樣我都不會反抗。”

夜爵眸子一動,笑著說:“那好。”

紫羅蘭花田裡,很快傳來讓人心跳加速的聲音……

夏沫覺得,冇有誰能牽絆她的腳步,她不需要任何人為她抗什麼。

因為自己足夠強大。

後來遇到了夜爵,她似乎變成了一個廢物,礦泉水瓶蓋都擰不開。

夜爵看著懷裡的女人,笑的一臉溫柔。

“小傻子,以後看你還跑不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