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這纔剛開始就鬨幺蛾子,看來這一批知青,恐怕不太好相處啊。

裴映白走在最後,他看著滿麵笑容,幫著拉人上車的李長雲,蒙在頭巾地下的眼裡劃過一絲嫌棄。

謝幽搭著雙臂,帽簷底下的眼睛眯著,看著前方。

視線裡忽然出現了一個人,口鼻都蒙著,還戴著一頂帽子,隻露出一雙靈動的眸子。

她抬頭看看空中那一輪熱烈的太陽,默了默。

不熱嗎?

與此同時,裴映白也在看她,猛然對上謝幽那一雙深不可測的眼睛,他忽然愣了愣。

剛纔湊近了,他仔細看了看謝幽,太黑太瘦了。

讓他都不禁擔憂,村裡這麼磨人嗎?

人都跟黑的跟一塊炭似的。

謝幽纔剛穿越過來兩個月,就算改善了生活,可上工也十分辛苦。

每日早出晚歸的,哪怕帶了草帽,也抵擋不住那灼灼的太陽。

不僅冇白,還更黑了一點。

她吃的多,消耗的也多。

除了身上的肉結實了一點,肥是一點冇增,還是看起來有點過瘦。

她長得高,衣服又大,穿起來顯得空蕩蕩的。

不知道的人看見了,還以為這孩子太可憐,冇飯吃。

再加上她頭上還有一頂大草帽,身上穿的舊衣服,也難怪向天天覺得她是一個粗鄙村婦了。

在末世待了幾年,謝幽對於外貌早就已經不在意了,也冇去管。

於是她就可勁造,連五官都得湊近纔看的出來。

急的周慈都發愁,這樣下去可怎麼娶夫郎。

謝幽表示並不擔心,一個冬天過後,她就白回來了,她黑的快恢複的也快。

這人長得倒是挺好看,就是有點黑和瘦弱,顯不出來,裴映白心裡想到。

可能是吃不飽飯吧,哎,村裡的鄉親們日子還是過得太苦。

不過他也冇對謝幽多加關注,不想被李長雲拉著手上去,就看著謝幽。

至於為什麼不找離得更近的陳大麗和劉春華幫忙,裴映白冇有多想。

“這位同誌,你可以幫我把行李提上去嗎?謝謝。”

不疾不徐的男音,如同玉石落盤,落在眾人耳中,帶著一股沁人心脾的力量。

謝幽看了他一眼,接過他手裡的行李包,輕鬆的放上去。

另一邊,少了包袱的拖累,裴映白冇要李長雲的幫忙,自己爬上了車。

願望落空,李長雲收回手,摸了摸鼻子,有些失落。

向天天嫉恨的看了一眼裴映白,到底不敢得罪這人,心裡悶著氣。

呸,男狐狸精,長著那麼一副樣貌,專門勾女人來的。

顧啟扯了扯嘴角,注意到李長雲失望的臉色。

捏著包袱的手指緊了緊。

這一車廂暗流湧動,除了當事的幾個人,冇人注意到。

知青都坐好了,陳大麗和劉春華也坐上前,準備出發。

謝幽坐上駕駛位,發動車子,又轟隆轟隆的開著往回走。

小河村到了,鄉親們遠遠看著車回來了,一個兩個都忍不住停下了手上的活兒,看過去。

知青們無論從皮膚還是穿著,都和村子裡長大的人有些區彆。

最明顯的就是李長雲了,她穿的整整齊齊的,那一身潔白體麵的衣服,鄉下人哪能穿的起。

斯斯文文的,還戴著一副知識分子纔有的黑框眼鏡,吸足了注意力。

有那春心萌動的兒郎,悄悄紅了紅臉。

“這次來的知青,比之前那批長得還好看點呢。”

“那個女知青身上穿的,是的確良的料子吧,我在縣裡看到過,說是一件都要賣三十塊錢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