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寫在前麵:女尊年代文,男生子,男主直球型選手,自我攻略大師級彆人物,主動追的女主,由於不能寫在文案上,我就寫在開頭啦!

以上就是全部雷,能接受的讀者們歡迎狠狠蹂躪我(*σ´∀`)σ

末世五年。

地球已經完全淪為喪屍的國度,能夠活到現在的人,也隻是苟且偷生。

“攔住她,彆讓她跑了!”

一聲男人的厲嗬,劃破了這片天際的寂靜。

其他人看見老大目眥欲裂的神色,發動異能,紛紛跟著那個高挑瘦弱的身影追上去。

謝幽停下腳步,看著前麵的斷崖,冇有路了。

而後麵那群人眼見著就要追上來,迫在眉睫。

看來老天也要她今天死。

她看看自己枯瘦的手臂,活著和死了也冇區彆,死了倒乾淨。

謝幽眼裡暗光一閃,看著前方樹林裡追上來的人。

不過哪怕是死,她也不會讓冷厲寒和謝小樂好過。

不等片刻,一個男人的身影出現,正是剛纔叫囂著要追謝幽的冷厲寒。

“我看你還往哪裡跑?說,你把小樂藏到哪裡去了?”

冷厲寒嘴角一斜,發出一聲嗤笑,麵色不善的走上來。

他的身後,其他人也跟著追上來,將謝幽包圍在其中,一個兩個都如臨大敵。

謝幽麵色無波,眼裡劃過一絲狠戾,看男人的眼神如同看一個死人。

五年了,冷厲寒和謝小樂這對狗男女,從來冇有讓她過過哪怕一天安生日子。

冷厲寒已經逼上前來,手裡的雷電異能開始閃爍。

若是從前,對付一個冇有異能的普通人,他根本不會放在心上。

可在謝幽這個女人身上,他們跌過太多跟頭了。

謝幽就是一個瘋子,他根本不敢掉以輕心。

“想知道?你過來我就告訴你。”

冷厲寒眼睛眯起,疑心她又在耍什麼花招,這個瘋女人可狡猾得很。

謝幽此刻已經完全被包圍,身後就是懸崖,她又冇有異能,諒她也無處可逃。

內心對謝小樂下落的擔憂到底還是占了上風,冷厲寒對著其他人使了一個眼色。

暗示他們,如果謝幽有任何異動,馬上動手。

謝幽看著冷厲寒一步步走近,手中蓄積的能量越來越大。

她的眼神也慢慢變得輕蔑,咧開嘴嘲笑的看著他。

對付她這麼一個冇有異能的廢物,這麼大動乾戈,看來冷厲寒很瞧得起她啊。

“說,小樂被你藏在哪裡去了?不然,我殺了你。”

冷厲寒有些惱羞成怒,伸腿就是一腳,同時雷電異能也打在她身上。

謝幽骨瘦如柴的身體根本扛不住,跌倒在地。

可她就像冇有痛覺一樣,仍然鄙夷而嘲笑的看著他,彷彿他是什麼垃圾一樣。

冷厲寒心中怒火中燒,謝幽一個連異能都冇有的廢物,居然還敢瞧不起他,終於抓到這個女人,他要新賬舊賬一起算。

冷厲寒伸手抓住謝幽的頭髮,往地上磕去。

很快,謝幽額頭開始流血,沾染上地上的泥沙,滿身狼藉。

“謝小樂在……在……”

謝幽虛弱的開口,滿臉痛苦,聲如蚊蠅,藏在寬大袖子裡的手動了動。

冷厲寒以為她怕了,停下施暴的動作,內心也很焦急謝小樂的下落,湊過耳朵去聽。

看著那人近了,謝幽一反常態,以肉眼看不到的速度,將一把刀插進冷厲寒的脖頸。

“不長記性的蠢貨,去死吧!”

“啊!謝幽你這個賤人生的婊子,快給我動手!”

冷厲寒一時不察,劇痛讓他失去力氣,捂著脖子跌倒在地。

其他人都驅動異能,對著謝幽而來。

謝幽不管打在背後的異能,抑製住疼痛,把刀抽出來,快速的一刀刀捅在冷厲寒身上。

血液噴灑出來,飛濺到謝幽臉上,她對上冷厲寒不可置信的眼睛,如同一個無情冷酷的劊子手,一刀比一刀重。

其他人異能不要命的丟在謝幽身上,她失去全身力氣,躺在血泊裡。

其他人趕緊去拉冷厲寒,發動治癒異能治療他。

謝幽滿臉血的抬起頭,眼神冰冷的看向那群人,撐著力氣從衣服裡麵掏出一樣東西。

今天這麼好的機會,可不能讓這群畜生走了。

她趁著冇人注意,用牙齒扯開了開關,用儘全身力氣扔過去。

有色的氣體很快蔓延開來,那夥人才大叫著逃離。

“是毒氣,快跑!”

可已經來不及了,毒氣散佈的太快,見效的也很快,有人已經撐不住滿臉痛苦的倒在地上。

現場一片雞飛狗跳,謝幽卻暢懷的笑了。

她也在這裡,自然也逃不過,五官已經開始流血。

她用儘全身力氣反身,望著一碧如洗的天空,失去意識。

死前能帶走冷厲寒這些畜生,還有現在應該正在被喪屍生啃的謝小樂,她開心的笑了。

也不算太虧。

謝幽慢慢闔上了眼睛,隻是她冇有注意到,手心裡之前從冷厲寒脖子上扯下來的東西,正在閃閃發光。

…………

龍國,1974年。

安省。

小河村。

謝幽再次恢複意識,就發現自己被人抓著頭髮,按進水裡。

心中隱藏許久的暴戾又湧上心頭,下一秒,她被拉出水麵,對上一個尖嘴猴腮的年輕女孩的麵孔。

那張臉上滿是戲謔和輕視,以及戲弄弱小的純粹惡意。

謝幽愣了一秒,因為周圍的環境都很陌生。

以及,她完全不認識眼前的女人。

不過這不耽誤她教訓這個人,謝幽眼神一凝,正要掙脫,就被腦子裡突如其來的記憶弄了個措手不及。

疼痛讓她跪倒在地,抱著腦袋緩解。

劉小金被謝幽的眼神嚇住,呆愣了好一會兒,就見她突然跪倒地上。

她嗤笑一聲,自己剛纔居然被謝大丫這個傻子給震住了,說出去她還有什麼臉?

越想越氣,劉小金走過去,抬起腳又使勁踢了踢地上的人。

呸!

現在居然連她謝大丫都敢給她臉色看了,這幾日受到的怨氣一股腦出來。

劉小金惡狠狠的,開始破口大罵。

“謝大丫,連你他爹的也敢給老子臉色看,是不是挨的打太少了?你一個蕩夫生的雜種也敢來惹我?艸你爹的……”

罵著,吐了幾口唾沫,擼了擼袖子,抬起腳還要踢。

下一秒,被人伸手捉住,謝幽稍微用了一點力,劉小金就摔倒在地上。

“啊!痛死我了……”

劉小金何曾受過這般對待,劇烈的疼痛讓她抱住自己的腳踝,哎呦哎呦的哼叫著。

“你這蕩夫養的,等我回去告訴我爹,你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