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四十塊錢一小時的情侶房。

熾熱。

迷亂。

黑色的細高跟鞋,戴著工牌的女式職業裝,還有男人的低腰牛仔褲,雪白的襯衣,從房間的入口一直到床上,亂七八糟的扔了一地。

頗有些浪漫情調的鞦韆搖晃著,粉紅色的健身球滾在一旁,大床上雪白的被褥胡亂翻卷著。

箭已上了弦。

張楊卻猛的從被子裡撐起了身體,似乎意識到了什麼,趕忙瞪大了眼睛看向了牆上的時鐘。

那時鐘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寫著今天的日期。

公元2007年4月1日。

“什麼情況!”

張楊嚇了一跳,卻很快鎮定了下來。

隻是目光些迷離。

低下頭。

看著潔白的枕頭上女人佈滿紅暈的漂亮臉蛋,還有瀑布一般披散的秀髮,又仔細看著那時鐘上奇怪的日期。

張楊一陣目瞪口呆,疑神疑鬼了起來:“難不成……這世上真的有輪迴?”

可是很快。

一隻白生生的纖長胳膊從被子裡伸了出來,環住了張楊的脖子,強行將他拽了回去。

一轉眼。

兩個小時後。

張楊神采奕奕的平躺著,看著已經穿好了衣服的漂亮女人,正在對著鏡子匆匆忙忙的補著妝。

她比自己大了一些,看上去二十四五歲的樣子,一米六八的身段高挑而又苗條,曲線順滑卻並不過分誇張。

那烏黑秀美的長髮,剪裁合體的職業西裝,秀美的五官,端莊的氣質,和她剛纔的表現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記憶久遠而又模糊,卻漸漸變的清晰,憑藉著在大癌股裡練就的鋼鐵神經,刀槍不入的受虐神功。

張楊平靜的接受了重生的事實。

這一年他十八歲。

風華正茂。

還記得她叫周娜,是一家本地證券公司的客服部主管,家庭條件那是相當不錯了。

一個月前。

當張楊在午夜時分的酒吧門口遇到她的時候,差點被幾個小流氓撿屍的她,醉的就像是一隻偷吃了兩斤酒糟的布偶貓。

剛好路過的的張楊血氣方剛,在捱了一板磚,兩酒瓶,還有數不清的拳打腳踢之後,終於成功的救下了她。

可張楊卻在醫院裡整整躺了十幾天……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不玩虛的。

等到張楊出院後,和她約過幾次咖啡,又喝過幾次酒,然後很快就在一起了。

張楊知道她想要什麼,她也知道張楊想要什麼,而彼此又不討厭對方,甚至還有些欣賞。

於是。

一切就這麼自然而然的發生了。

“我先走了。”

隨著周娜彎下腰,穿好了高跟鞋,從錢包裡拿出了十幾張百元大鈔,還有一條軟包的華子扔了過來。

她便急匆匆的叮囑了起來:“房費我已經結過了,你再躺會兒,可以洗個澡再走……還有,門口那件皮爾卡丹的男裝是給你買的。”

張楊笑了笑,趕忙答應了一聲:“好……那我就不送你了,娜娜姐,你早點回去吧,路上小心。”

看著張楊臉上燦爛的陽光。

周娜似乎有些依依難捨,那柔軟的紅唇又印了過來,輕輕的親了幾下便急匆匆的走了。

臨走前。

還扔下了一句話。

“不要給我打電話……乖,下週末你還是在老地方等著,我開車去接你…………走了呀。”

隨著大床房的門關上了,從外麵傳來了高跟鞋輕踩地麵的聲音,而張楊也舒適的伸了個懶腰。

拆開了軟包的華子,給自己點上了一根,美美的吸了一口,張楊回味著意猶未儘的餘韻。

這該死的愜意浮上心頭。

古人雲,人前越是端莊矜持的漂亮女人,私底下就越是……

張楊眯著眼睛點了點頭。

“古人說的對。”

又半小時後。

雙手插兜。

退了房。

張楊用立領夾克遮住了半邊臉,懷裡揣著那條軟包的華子,行色匆匆的走在二線城市臨海的街頭。

北方的濱海城市,風有點涼。

生活節奏不快。

也還算繁華。

很宜居。

行走在略有些清冷的人行道上。

舉目四望。

大街小巷裡開滿了一家家洗浴,按摩店,夜總會,遊戲廳,KTV,網吧,街邊的服裝店裡,播放著周傑倫的歌。

“天青色等煙雨 而我在等你,炊煙裊裊升起 隔江千萬裡,在瓶底書漢隸仿前朝的飄逸,就當我為遇見你伏筆。”

這似曾相識的畫麵,讓張楊長期緊繃的神經舒緩了下來,久違的輕鬆浮上心頭。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