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他的求婚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

次日。

今天是秋季的最後一天,臨城下著綿綿細雨。

微博熱搜上全是傅景軒跟慕雅求婚的熱搜和帖子。

#傅總跟白珊珊求婚#爆

#傅總夫婦恩愛#沸

【這兩人還真是會玩啊,他們一直都是夫妻,居然還求婚?】

【我好羨慕啊,這種有錢有顏有身材的帥哥總裁,居然會這麽癡情!!】

【誰還記得白珊珊的那些負麵新聞?我感覺他配不上傅總!】

【樓上的,你是不是對浪漫過敏呀?這麽好的日子,你提起那些事!】

格裏斯酒店。

慕雅身穿一襲白色的婚紗,接受了傅景軒的求婚。

在微笑的麵具下,心情沉重到難以複加,她一直極力的控製住自己想要逃跑的**。

昨天他跟自己聊完這些之後,今天一大早就猝不及防的帶著她畫好妝容,穿上婚紗,來到酒店進行求婚。

“珊珊,我們終於真正在一起了。”傅景軒握著她的手,眼中隱忍的瘋狂佔有慾,他唇邊的笑容得意自滿。

他眼尾的餘光瞟著台下的眾多媒體攝像機,心中痛快無比。

霍祁寒,你拿什麽跟我的鬥!

就算你用新的身份回來了又怎麽樣?就算你跟克羅寧是同一個人,又怎麽樣?

珊珊還不是跟我在一起了!

現場奢華的燈光流轉,星星點點的落在慕雅跟傅景軒身上,兩人並肩站立的身影被媒體記錄。

郎才女貌的圖片在網絡上瘋傳,大家無一不在羨慕兩人真摯的愛情。

維多利亞別墅。

霍祁寒也看到了這張照片,麵無表情摔掉了手中的茶杯。

“砰”的一聲清脆響聲,慈悲在地上,碎裂開來,濃鬱的茶香瀰漫在空中。

“嗬……”他笑了。

低低的笑聲在陰冷的房間中,顯得尤為恐怖。

隻是他唇角的笑意不達眼底,那雙深邃的寒潭雙眸,幾欲將人的血液凍結。

“慕雅,什麽時候你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人了……”

說要嫁給傅景軒,真的這麽快就嫁給他。

這樣來找他玩的念念,看到他這個恐怖的表情,突然不敢上前。

她隻好邁著小短腿又回到自己房間,與此同時電視裏播放了傅啟軒跟慕雅求婚的新聞。

她猛地一愣後,驚訝不已。

“媽咪不是說,他隻能是自己的叔叔了嗎?他們兩個結婚的話不還是她的爹地嗎?”

小傢夥突然感覺有些轉不過彎來,但媽咪能夠找到爹地並結婚,是值得開心的事情。

於是她用自己的手機給傅

景軒打去電話。

電話很快接通,傳來慕雅溫柔的嗓音:“念念,你還好嗎?”

念念有些激動,臉蛋紅撲撲的:“媽咪你還是選了傅爹地做老公啊?”

“那克叔叔和爹地怎麽辦?你也會跟他們結婚嘛?可是我看到電視裏說,咱們國家是一夫一妻製的,你不能同時擁有三個老公。”

小傢夥格外苦惱。

慕雅:“……”

這小東西,說話還是那麽讓人沉默。

她深吸一口氣調節好情緒,唇邊強揚起一抹笑意:“念念,待會兒我去接你好不好?讓琳娜阿姨照顧你一段時間。”

念念頓時不開心的撅起嘴來:“不要!為什麽不是媽咪照顧我呢!我都跟媽咪分開這麽久了!”

慕雅何嚐不想念她,隻是她現在有迫不得已的原因,不能將她帶在自己身邊。

先不說她的計劃,最主要的是她現在的身體,念念留在她身邊的話,隻會讓小傢夥擔心。

求婚儀式結束後,慕雅以身體不適準備先回傅宅,而傅景軒則在酒店繼續宴請賓客。

她到了酒店樓下,準備等待司機將車子開過來,靠在牆上有些昏昏欲睡。

隨著時間的流逝,她感覺到自己這些天的身體越來越糟糕,可是卻冇有絲

毫的辦法。

一陣濕冷的風拂麵而來,夾雜著細細冰涼的雨絲,打在慕雅的臉上,讓她不自控的打了個寒顫。

這是一個高大的陰影籠罩了她,好聞熟悉的冷香,頓時讓慕雅心頭一跳。

她猛的睜開雙眼,直直的落入一生深邃的黑瞳。

眼眸主人臉上是冰冷駭人的表情,他性感的薄唇緊抿。

慕雅心慌,不敢跟他對視:“讓一下,我司機過來了……”

她錯開身想上車離開,卻被一隻大手鉗製住,拉到了他自己的車裏。

“砰”的一聲,車門被重重的關上,將外麵濕冷的天氣隔絕。

車內開了空調,溫暖無比,可慕雅卻不由自主的打著寒顫。

本能告訴她要遠離眼前這個危險的男人,她想從另一邊開門下車,卻被重重拉入一個堅硬微涼的懷抱。

“我的好前妻,見

【重要提醒】

到我就這麽讓你害怕嗎。”霍祁寒的聲音帶著陰冷的笑意。

慕雅顯少看到他笑,每次當他露出這樣的表情,就代表自己惹上麻煩了。

“你放開我……”她現在能說出口的隻是機械的重複這一句話。

如果不是再次見到他,自己都已經忘了之前跟他的條約,就是不能夠再跟傅景軒這些人扯上關係。

他這次

來找自己,估計是想對他毀約的行為進行狠狠的報複吧。

可是相比起臨城這麽多人,她多受點苦,難並不算什麽,如果再給他一次重新選擇的機會,她依舊會這麽做。

麵對如此低氣壓的霍祁寒,她渾身緊繃的厲害,隨即又故作鎮定的繼續道:“我知道我破壞了我們兩個之間的條約,所以不論你想怎麽樣,我都會一一接受。”

“隻是希望你能繼續守護念念,在他需要的時候為她輸血。”

霍祁寒唇邊的冷笑更深,突然曖昧的湊到她耳邊:“是嗎?什麽都會接受嗎?”

他意味深長的語調,讓慕雅心中逐漸不安,可還是點頭:“嗯,這是作為我毀約的賠償,希望你能夠改一下條件並且繼續守護念念……”

她並不奢望或許還能答應自己的這些話,可是她還是要爭取。

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完全冇發現霍祁寒的眸色逐漸幽深。

直到他突兀地吻上自己的唇,那激烈的啃咬讓她痛苦的悶哼。

她本能的想抗拒推開他的身體,可一想到條約的事情,她隻是目光黯淡的默默承受。

可霍祁寒並不滿足於此,他將她抱到自己腿上,手落在他婚紗的拉鏈上:“那麽就在這裏進行表演吧……”

(本章完)

【重要提醒】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