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明畫,還算是個有用的,若是她真的能助太子渡過此番劫難,那麼日後讓她成為太子側妃,對太子也算是一個助力。

更何況,明畫插手進來,肯定也將帝祀牽連進來,就算明畫不成功出了什麼事,她及不信帝祀會不管。

隻要能將帝祀牽扯進來,她就滿意了。

滿朝中,她對恨帝祀,她跟太子不好過,也絕對不要其他人好過。

“哈哈哈。”

皇後陰惻惻的笑了,笑聲迴盪在殿內,顯得十分陰森恐怖,而她臉上以及眼中的恨意,讓整個未央宮寢殿若鬼屋一般駭人。

汴京城的雨還在下著,由小雨變成了中雨,大家毫不懷疑,這場雨會越來越大,畢竟江南的澇災擺在那裡,,冇人天真的以為朝廷不插手解決,此事就能過去。

大臣們忙的頭重腳輕,承德帝在禦書房一待就是一整天,整個汴京城,人心惶惶,隻有明棠,待在菡萏院中,悠閒的看書。

一連大半日的時間過去了,終於剛在黃昏前,明丞相回了相府。

腳步聲匆匆,管家已經來了兩次了,都是喊明棠去正堂,明丞相有事相商,但都被明棠以身子不適的藉口退托了。

無奈,明丞相隻得親自跑一趟,來了菡萏院。

聽著急促的腳步聲,明棠唇角勾起,手上拿著茶盞,慢悠悠的喝茶。

直到明丞相的身影映入眼簾,明棠這才抬起眼皮去看。

“父親這是怎麼了,難道是事情辦的不順利麼。”

放下茶杯,見明丞相老臉陰沉,似乎有怒火壓抑不住,她低歎一聲,用手揉了揉太陽穴:

“也不知是怎麼的,自從住到菡萏院後,本妃便覺得頭腦發暈身子不適,昨晚更是做了一晚上的夢,夢中全是孃親的身影,父親你說,會不會是孃親生前有什麼未完成的意願,所以她還在這菡萏院中,或許還有話對本妃說?”

明棠的眼神確實不如昨日犀利,語氣也有些慵懶,看起來無精打采的。

明丞相在外忙碌奔波了一日,命管家傳了幾次話都冇將明棠喊去,正憋了一肚子火親自過來了,可聽聞明棠的話,明丞相的火氣一下子就降下去了,身上涼颼颼的。

若非顧念大事,他是絕對不會踏入菡萏院一步的。

他心虛,所以更加害怕,語氣也軟了下來:

“你想要的東西就在這裡,為父要的東西呢。”

從懷中掏出一張紙,明丞相放在了桌案上。

那張紙上,寫著和離書三個大字,右下角蓋了印記,還有明丞相的親筆簽名。

隻是光有這個,明棠可放心不下來,隻慢悠悠的揉著太陽穴,等著明丞相的後續。

“還有這個,為父也一併都帶來了。”

明丞相忍著怒氣,又將一本小紙卷放在了桌案上。

紙捲上加蓋著官府的大印以及明家族人的印記,至此,和離書已經生效,明丞相想反悔,也不成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