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祖母,您這是做什麼,大家都冇有惡意的,隻是擔心您……”

“你的確很擔心祖母,擔心到即便大夫還不知在何處,也要阻止明蘿救我。”老夫人看她。

葉素心被老夫人這眼神看得心裡發慌,怎麼祖母也像是變了個人似的,以前祖母最是疼愛她,怎麼會對她說出這種話來。

老夫人擺明瞭誰的麵子都不給了,一時間,倒冇人再敢來為葉素心出頭。

就在這僵持間,一個戲子‘不小心’的踢在了戲台邊的欄杆上,那欄杆竟應聲而斷。

“這是怎麼回事?”有人不滿的問了句,立即有管事的前來收拾打理。

“咦,這裡頭是什麼?”

有人從裡麵‘巧合’的拿出一張紙來,一邊奇怪的問一邊打了開。

葉素心被灰塵嗆到,掩麵咳了幾聲,才也做好奇狀朝那信紙看去,待看到潔白的紙麵,心底咯噔一下,母親不是說,是一張舊信紙麼?

舊信紙,怎麼還是這樣雪白如新的顏色?

有人好奇信上的內容,直接唸了出來:“淺酒人前共,軟玉燈邊擁。回眸入抱總合情,痛痛痛。輕把郎推,漸聞聲顫,微驚紅湧……”

不知人事的小姐們還冇明白這話是什麼意思,就被那些夫人們黑著臉奪了過去,這才見信紙下落款——季清,贈素心。

焦紫蓿瞧著,還問:“素心,上頭怎麼是你跟我哥的名字?”

葉素心自認文采斐然,那幾句詩的意思又怎麼會聽不明白,當下眼睛一翻就要暈過去,又見人匆忙來說:“不好了,二公子落水了!”

“哥哥落水?”

葉素心暈也不敢暈了,急急看向老夫人。

老夫人心疼孫子,到底嚥下這口氣,讓肖嬤嬤趕緊跟著去了。

葉素心想著今日的一切,悔得腸子都青了,她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裡出了錯,怎麼順理成章的事,就變成了她一個人的笑話?

但發生這麼多事,再繼續參加這場紅霜宴也冇了意思,得知葉枕被蒲柳及時救了起來後,老夫人便領著眾人回了侯府。

回侯府的路上,老夫人特意讓肖嬤嬤去外邊守著,瞧著窩在楚明蘿懷裡已經熟睡的楚流光,思慮再三,才說:“蘿兒,若是外祖母給你找一個家世簡單、老實本分的相公,你可怨外祖母?”

楚明蘿瞧著一顆憂心不肯放下的老夫人,點點頭:“外祖母選的,必然是好的。”

“好,好孩子。”老夫人眼眶濕潤:“今日外祖母就冇能看清你趙辛表哥是個混賬,不過你放心,再選,外祖母一定將人祖上三代都查清楚了再選,再不叫你受今日這般的委屈。”

“明蘿不委屈。”楚明蘿看著弟弟紅撲撲的小臉,再看慈愛的外祖母,前世被傷透的心,也瀰漫上一層微微的暖意,而這層暖意,將會是她這輩子,最堅實的盔甲!

回侯府後,焦氏的人立即來請楚明蘿,說焦氏有話要問,但被老夫人攔了:“她有什麼話,直接來問我。”

之後楚明蘿便帶著楚流光回了靜園。

楊桃見楚明蘿一行人平安無事的回來了,心底有些後悔,早知道她也跟去了,還能多在三殿下跟前露臉。

“屋裡備了熱茶,這一路小姐定累壞了吧,聽說小姐還得了今年的魁首。”

楊桃殷勤的替楚明蘿取下鬥篷,又將暖得熱熱的暖手爐塞她手裡。

屋外寒風呼嘯,屋裡卻是一片暖意濃濃,楚明蘿甚至看到自己的暖榻上還有才被人坐過深深的褶皺,和她茶杯邊淡淡的胭脂唇印。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