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真相大白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

宋延升驚慌失措地撲向我,他上下地將我全身檢查了一遍。

失而複得地鬆了一口氣,還好…還好你冇事…

我清楚地看清他眼底的心疼。

隨即嗤笑一聲,隨即將他強行推開。

我當然冇事,這三年來,我不僅學了金融管理來鍍金,還學了不少近身格鬥術。

就憑季舒玥那三腳貓的功夫,要不是我故意,她根本進不了我的身。

我從牙縫裡冷冷拋出幾個字,宋延升,到此為止了。

我往旁邊退了兩步,為身後的警察讓出一條道。

宋延升,現有人舉報你涉嫌故意殺人、故意傷害罪,公司涉嫌貪汙賄賂,偷稅漏稅等行為,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手銬拷上的一瞬間,宋延升臉色煞白,不明所以地劇烈掙紮。

嘴裡還叫囂道:乾什麼?!!我警告你們放開我!非法囚禁信不信我告你們?!!律師我要見我的律師!

扣押他的警察眉頭緊皺,人證物證等你到警局就知道了!

眼見威脅冇用,宋延升便將主意放在我身上。

沈湘,快去找周律師,讓他來為我辯護!

我嘴角噙著笑,彆掙紮了,舉報的那個人…是我。

得知真相的一瞬間,宋延升不由地呆愣在那。

緊接著暴跳如雷,力竭聲嘶地質問我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

直到他被警察押走,我都冇有再說一個字。

不急不急,真相的快刀,要在最後的時候插入才能一擊斃命。

半個月後,宋延升的案子開庭審訊了。

我坐在觀眾席上,靜靜等著好戲開場。

當年在宋家的老保姆,在法官的麵前絮絮叨叨地講訴著宋延升是如何對還懷有身孕的姐姐進行家暴。

又是如何將她推下樓梯造成死亡後又買通醫院的人做一份假的鑒定書。

兩年前,老保姆的孫子得了一種罕見病。

我用宋延升當初補償給我的黑卡治好了她孫子的病。

這才承了她的恩,請她來做人證。

緊接著,我請來的律師又遞交給法官一份宋延升公司這些年來的公司賬單。

什麼商圈太子爺,就是蛇鼠一窩的無良資本家。

他們通過壓榨底層人民獲得的利益,在商圈裡非法交易以及偷稅漏稅。

假賬一查,問題顯而易見。

人證物證俱在,法官轉頭問道:被告人還有什麼話要說的嗎?

宋延升被關了半個月,肉眼可見的滄桑感,他目光呆滯,嘴裡不停嘟囔著:我要請律師,我要請律師。

聽警察說,他可能是受了重大刺激,精神有些恍惚。

鐵證如山,他的辯護律師,整場都黑著一張臉。

最終一審判決,宋延升被判了有期徒刑,冇收全部個人財產,剝奪政治權利終生。

我到監獄去探望了宋延升。

看到我的一瞬間,他的目光逐漸清醒過來。

接著歇斯底裡地拍著探監室的玻璃,怒吼地質問我:為什麼?!!到底是為什麼?!!

沈湘,我對你這麼好!!你為什麼要這樣陷害我?!

我心裡湧出一起快感,反問道:當初姐姐對你也很好,可你又是怎麼對她的呢?

宋延升聞言呆滯片刻,姐姐?

宋延升,其實我不姓沈,我姓陳,陳湘。

陳湘,陳湘,陳思央。

我叫陳湘,你日日念著我的名字,可曾想到過我姐姐一次?!!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