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挑撥離間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

出院後再一次見到季舒玥,是在商圈大佬舉辦的慈善晚宴上。

我以宋夫人的身份出席。

宋延升為我一擲千金,搶下全場最昂貴的滿玉手鐲。

我在季舒玥眼巴巴的注視下,戴上了那個價值百萬的手鐲。

宴會過半,季舒玥果不其然將我堵在一個角落。

我衝她微微一笑,緊接著遞過去一張結婚請柬。

我和延升的婚禮,我想季小姐會參加的吧?

季舒玥氣得七竅生煙。

賤人,你有什麼資格在我麵前耀武耀威?!

可惜她的手還冇抓到我的頭髮,就被宋延升一把扣住。

他語氣清冷,我不是讓你回去反省嗎?季舒玥,是不是我對你太縱容了?!

我皺了皺眉頭,你剛剛不是在那邊嘛,怎麼來這裡了?

我回頭髮現你不見就有些慌了,心想你這樣柔弱的性子,要是被欺負了怎麼辦?

我笑了笑,我柔弱?

以後殺你的時候就不柔弱了。

我假裝捂著胸口咳了兩聲,以不舒服為由,快步地走回車裡。

宋延升原本也想跟著我,但被季舒玥纏住了。

身後不斷傳來爭吵。

宋延升!你真的要做得這麼絕嗎?那我們的十幾年算什麼?!

延升,不是隻有沈湘那個賤人懷過你的孩子,我們之前也有個孩子的,你忘了嗎?

我的孩子也是被陳思央害死的…明明我也是受害者,你怎麼能這麼狠心?!!

我腳步一頓,回頭望去,隻見宋延升垂著頭,臉上看不清任何神色。

任由季舒玥的頭靠上他的肩膀,一抽一抽地,發出輕輕的哭泣。

夜晚,宋延升進房間時,我渾身顫抖個不停。

他疑惑地皺著眉頭,剛想伸手過來攬我,我就落荒而逃地躲到角落裡。

怎麼了?

我伸出一隻手攔下他。

淚流滿麵地抬起頭,彆過來!延升,季舒玥說你殺了人,是真的嗎?

宋延升的笑容頓時僵在臉上,臉色開始有些不自然。

他強笑了一聲,你胡說什麼呢?

我臉色慘白,木訥地說著:我冇胡說,是她親口告訴我的。

她說…她說當初是你天天毆打你的前妻,還失手把她推下樓梯導致她失血過多而死,是真的嗎?

宋延升嘴唇艱難地蠕動著,杵在原地喉嚨發緊。

我咬著嘴唇立刻作出一副害怕的樣子。

她說,總有一天你也會這麼對我…

宋延升這纔回過神來,他強製地扣住我的肩膀。

安慰道:沈湘,那都是她胡說的!我和陳思央離婚隻是因為她在婚內出了軌,至於什麼家暴,那都是她給我潑臟水嚇唬你的。

我的情緒這才平靜下來,淚水仍在眼角搖曳。

不是真的就好,她還說如果我真的跟你結婚了,她就把這件事捅出去,讓我也得不到你。

既然不是真的,那我們不怕她在外麵造謠了。

為了讓他徹底相信,我拿出一包未拆開的信封,裡麵裝著一打照片。

那些照片都是是姐姐被毆打的證據。

我交到宋延升的手上,並說道:這是季舒玥給我的,當時我太害怕了就冇敢打開,不過既然是假的,現在也就冇必要打開了。

延升,我相信你。

我絮絮叨叨地說著,毫不在意宋延升越發扭曲猙獰的麵容。

昏暗的燈光中,他眼裡的殺氣顯得格外瘮人。

兩天後,季舒玥失蹤了。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