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直覺告訴他,她那樣肆意張揚、機敏睿智的女子,不該在一紙聯姻中就此沉寂。

但理智又告訴他,在拓跋部落強悍的兵馬輔助麵前,她真的極有可能成為那個籌碼。

“罷了,走吧。今年糧食收成一般,鮮於部落那邊又屢次出兵犯境,西北邊境怕是不太平了。”

蕭鴻收回手,任由枝頭那些細碎的桂花從樹枝上抖落,從他衣袖上擦過,最後墜落地麵。

陸序陽跟在他身後,開口寬慰:“相爺勿憂,三公子已經帶兵去退敵了。公子驍勇善戰,年前必能擊退鮮於蠻族!”

蕭鴻沉聲應著:“有定北在邊關鎮守,這樣小規模的犯境確實不用擔憂。”

陸序陽又問:“相爺的意思是?”

蕭鴻思索良久,道:“我隻擔憂他們屢次犯境,是為迷惑我們的視聽。”

屢次派出一支小兵犯境,屢次被擊退,這樣對鮮於部落而言其實也冇有什麼好處。

鮮於首領狡詐,這樣反常的舉動下,恐怕還留有後招。

陸序陽想了會兒,又問:“那末將傳信邊關,讓派出去的斥兵仔細探查一番?”

蕭鴻點了點頭,“隻能先如此了,你去辦吧。”

……

五天後。

蕭望舒和營造工匠定下店鋪佈局,定下建材種類,她在這異世界的第一家鋪麵正式動工。

“錦衣門?”

蕭扶光看著桌上嶄新的牌匾,笑道:“姐姐這新起的鋪名頗有些氣勢,再配上父親的字,不像是售賣女子衣衫首飾的,倒像是個金庫,或是甲仗庫。”

說完這話,蕭扶光又歎著:“父親果然還是寵愛姐姐多些,我們可冇有這麼容易要到父親的墨寶。”

父親提筆書寫牌匾,這牌匾就已經比鋪子值錢了。

開市之後,不知有多少人會看在這牌匾的份上,去照顧錦衣門的生意。

“你又冇去要過,怎知要不到?”蕭望舒開口反問著,隨後又笑道,“凡事第一次,我第一次開口請父親賜字,父親自然會依著些。”

她這個阿弟啊,想得還是稍微單純了些。

他恐怕還不知道她和拓跋部落內定的聯姻,也不知道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不止賜字,她不管要些什麼,蕭鴻都是會儘量依著她的。

因為她快要被送去拓跋貧瘠之地聯姻了,蕭鴻心中有愧。

宰相父親的愧疚可是個好東西,趁著現在還能用,該用則用。

至於最後她去不去聯姻,那誰知道呢?

“對了姐姐,原先在鋪子裡貪錢的那個肖掌櫃,你準備何時處置,難道還留他到新鋪子開市嗎?”蕭扶光開口問著。

蕭望舒答著:“自然不會,新鋪子開市講究一個好兆頭,怎麼能讓他留到那時候,豈不晦氣?”

“那你還讓他去監管工匠,打理鋪麵翻新的事?”蕭扶光繼續詢問。

見蕭望舒還在慢悠悠的看首飾圖樣,他繼續提醒:“這次翻新鋪子,姐姐你可是下足了本錢,那麼多銀子都砸進去了。要是他以次充好,在裡麵耍點小心眼,你的銀子豈不餵了他?”

“急什麼?”蕭望舒慢悠悠的抬起頭看向他,勾唇輕笑。

在蕭扶光疑惑的目光中,隻聽她繼續說著:“要的不就是這個效果嗎?”

順藤摸瓜,不順著藤怎麼摸到瓜?

不找個足夠硬的理由堵住悠悠眾口,她怎麼好意思剛上任就把她外祖母和母親用了多年的老家仆給辭退呢?

要是無緣無故的辭退老家仆,這多招人恨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