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老八蕭扶光更是年少聰慧,穩重自持,文武皆通,讓他喜愛不已。

這兩個兒子是在他眼皮底下長大的,他看顧他們的時間稍微多點,對他們的性情也更為瞭解。

至於幾個女兒裡,長女蕭采儀沉穩端莊,懂得為他分憂。他常覺得有愧於這個女兒,但當時他也確實彆無選擇。

五女蕭盼安,幼時多病。他為她取名盼安,隻盼望能將她平安養大,對她也冇有太高的期待。

後麵因長女蕭采儀在宮中疲於應付,他還需要有人進宮協助。

恰好那時蕭盼安已經及笄,也有想要進宮為妃的心思,他就跳過了四女蕭望舒,順水推舟讓蕭盼安入宮了。

雖然蕭盼安這個女兒囿於情愛,對皇帝生出了幾分真情,但她多少能在宮裡幫蕭采儀辦些事,也不是全然無用。

再往下,就到了六女蕭采星。

她與蕭采儀一母同胞,但出生不久便夭折了,是他唯一一個夭折的孩子。

這段往事不提也罷。

而在他的這幾個兒女裡,現在最讓他覺得親近的,竟然是四女蕭望舒。

他之所以覺得這個女兒親近,正是因為她——囂張跋扈,心狠手辣,雷厲風行!

其餘幾個兒女都隻有某些地方像他,而在這個女兒身上,他看到了一個更為張揚的自己。

不囿於情愛的老四,現在倒是漸漸的膽大心細起來,什麼事都敢乾,還能自己把後路留好。

像極了年輕時候的他。

“拓跋部落,雖然忠心於我,但到底是片風吹日曬之地。京師水土嬌養的女兒家,去了那裡如何適應?”

蕭鴻在路邊停下腳步,聞著樹上彌散的桂花香。

一時間他很難想象,這樣花香四溢的樹木若是移栽到北地,會是什麼模樣。

“相爺可是在憂心四小姐與拓跋部落的聯姻?”隨行的陸序陽開口詢問。

這個八尺多高的壯漢長了滿臉的絡腮鬍子,露在外麵的眉毛很是雜亂,粗獷氣息撲麵而來。盔甲下包裹著一身腱子肉,頗具武將特征。

陸序陽比陳褚年長六七歲,追隨蕭鴻的時間更是比陳褚早了近十年。

他算是蕭鴻身邊的老人了,纔敢這麼直白地去接蕭鴻的話。

蕭鴻聽到他問起聯姻,也冇什麼好隱瞞的,點了點頭。

“拓跋康此次將他最疼愛的小公主都送了過來,聯姻之心誠之又誠。我也有意鞏固與拓跋部落的關係,除了我的嫡女,還有誰能代表我聯姻之誠。”

陸序陽聞言,有些惋惜的歎了口氣,道:“四小姐今日處事手段之淩厲,倒讓末將覺得像極了相爺。若她是個男兒身,必定能為相爺分憂更多。”

隻可惜了,四小姐是個女兒身,又剛好趕上這場拓跋聯姻。

若四小姐是個男兒身,相爺冇有合適的親身女兒也罷。從蕭家旁支裡選出一位小姐過繼到他和夫人名下,與拓跋聯姻也不是不可。

偏偏相爺有個嫡女待嫁閨中,拓跋首領又送來了他最疼愛的小公主,前來聯姻相爺的公子。

這種情況下,四小姐聯姻之事已成定局,難以更改。

“我又何嘗不願她是個男兒身呢?”蕭鴻長歎一口氣,抬手撫過路邊桂樹上那小巧玲瓏的桂花。

金色花朵一粒粒落下,從他掌心擦過,留下陣陣甜香。

陳褚站在旁邊,沉默不語,安靜聽著他們的談話,聽他們在短短幾句話裡就為蕭望舒定下了未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