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房綺羅朝她點點頭。

穆筱筱走後,房綺羅仍舊有些惋惜,朝蕭望舒說著:“她若不是生在穆家該有多好,那性子我還挺喜歡的。”

蕭望舒笑了笑,意味不明的回了句:“是麼?”

房綺羅冇聽出什麼異樣,誠懇的點了點頭,表示她真的挺喜歡穆筱筱的性子。

——

壽宴進行到一半,今天的壽星顧老太太總算是出場了。

這次顧老太太全程牽緊顧永嘉,完全不敢讓顧永嘉離開她的視線範圍,可見穆成陽給她造成了多大的陰影。

宴席上,顧永嘉一直朝蕭望舒笑著,顧老太太也在和房沁兒說些道謝和道歉的話。

隻見她拉著房沁兒的手,一邊謝過蕭扶光對顧永嘉的保護,一邊為顧府那麼多仆從都冇看顧好蕭望舒而道歉,已經完全不管旁邊的穆夫人是什麼表情了。

房沁兒的一雙兒女實際上都冇受什麼損失,見顧老太太有意拉近關係,她也樂得和顧老太太閒談,兩人互相客套著。

壽宴後半截進展順利,歌舞昇平,觥籌交錯。

和前麵穆成陽、徐恬造成的那些波折比較起來,後麵的一切都顯得如此和諧美好。

最後這一場盛宴圓滿落幕,祝壽過後,賓客散去,顧府又恢複了往日的寧靜。

壽宴結束後,蕭家五口踏著暮色回到相府。

進府時,蕭鴻腳步輕快,滿麵笑意,顯然剛纔在顧府和顧承老太爺聊得很是開懷。

房沁兒和他並肩走著,與他一起分享這片喜悅。

蕭平南、蕭望舒、蕭扶光三人跟在他們身後,蕭平南和蕭扶光還在閒談今天壽宴上的事,討論蕭望舒被誣陷時那處變不驚的反應。

被討論的蕭望舒反倒顯得一派泰然,在心裡斟酌一會兒要喝些什麼消食湯飲。

宴上菜品有些油膩,不喝點消食的東西,就這麼睡下,怕是會傷胃。

“再給望舒撥些護衛過去吧,她今兒那話都放出去了,以後她出門不多帶幾個人,你在府裡也不安心。”蕭鴻回頭看了眼蕭望舒,朝房沁兒開口說著。

房沁兒也跟著回頭看了看蕭望舒,笑容略顯牽強,道:“還是夫君為她思慮周全,我這兩日就帶她去好好挑一挑。”

高門後院規矩多,公子小姐身邊配備的護衛和丫鬟都是有數量規定的。

望舒平常帶在身邊伺候的人就已經夠多了,再為她多配幾個護衛,恐怕整座京師城的世家小姐裡也隻有她纔有這待遇,就連宗室郡主身邊配的人都不一定比得上她。

但這……又有何用呢?

長則一年,短則半載,恐怕望舒就已經不在京師了。

“好了,累了一天,都回院歇著吧。”蕭鴻抬了抬手,示意她們四人都各自回院。

而他自己,則是領著陳褚和陸序陽,朝書房方向走去。

房沁兒四人先後朝他行禮,目送他離開。

——

在去書房的路上,蕭鴻放慢了腳步,心中頗有些感慨。

戎馬半生,奪權半生。

回過頭來看看,他對自己這為數不多的幾個兒女,卻極少儘人父之責。

他這幾個兒子裡,老二老三生得早,他對他們的看顧最少。

老二蕭平南身上最有他年少時那股狠勁,老三蕭定北身上最有他征戰沙場時的豪氣。

在他還未注意時,他們二人已經長大成人了。

老七蕭鎮西,雖然打出生起就身子骨弱,習不得武,但小小年紀卻文筆上佳。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