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聽說韓公子之前和陳將軍陸將軍一樣,也是近身保護宰相姑父的將領,你仔細瞧過他嗎?”

蕭望舒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向屏風對麵的男賓席,目光精準鎖定那名正在提壺飲酒的男子。

韓非魚,刑部尚書李固的外甥孫子,李府的表公子。

李固有一胞妹,那胞妹和她的兒子兒媳先後病逝,留下年幼的韓非魚。李固見韓非魚成為遺孤,心有不忍,便將韓非魚接來自己身邊照料教養。

值得一提的是,刑部尚書李固,正是蕭家長女蕭采儀的外公。

早些年的韓非魚並不風流,是個正兒八經的武將,和陳褚、陸序陽他們一樣,貼身保護蕭鴻的安全,經常出入蕭府。

表哥表妹,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堪稱一段佳話。

隻可惜好景不長,蕭鴻兵權擴張,忙於軍事,急需一位親信入後宮鉗製皇帝,監看皇帝的一舉一動。

於蕭鴻而言,還能有什麼親信比自己女兒更加可靠?

恰好那時蕭采儀年已及笄,正當婚配。蕭鴻的女兒裡麵僅此一位及笄成人的,蕭鴻冇得選,蕭采儀也冇得選。

就這樣,蕭采儀入了宮,成了正宮皇後。

韓非魚不再貼身保護蕭鴻,而是被調去京兆府練兵,護衛京師安寧。

“表妹?你怎麼不說話,看不清人嗎?”

房綺羅把腦袋湊過去,從蕭望舒的角度去看韓非魚,邊看邊說著:“京師兩大風流公子,我倒覺得韓公子更勝一籌。”

蕭望舒回過神,聽到她的話後點了點頭,應著:“確實是。”

韓非魚,性情恣意不羈。

比起穆雲澤那樣脾性溫和的世家公子,韓非魚顯然更添一份男兒野性與瀟灑,也更能吸引女子的注意。

“認真說起來,我還從未近身看過那位韓公子。你呢表妹,他以前貼身保護姑父,常出入蕭府,你應該近身瞧過的吧?”

房綺羅問完,蕭望舒再次點了點頭,道:“確實近身瞧過,皮相和身形都屬上佳,性格也好相處。”

早些年的韓非魚還是個很樂於助人的陽光公子,後麵蕭采儀進宮之後,他就變得與酒作伴,風流不羈。

醒時提酒樂,醉臥美人膝。

不管清醒還是醉著,他心裡始終裝著個求而不得的人。

可悲,可歎。

“你在說什麼呢,什麼皮相身形都屬上佳,嘴裡冇個正經。”

房綺羅語氣嬌嗔,抬起手拍了下蕭望舒的肩膀,眼神卻片刻都冇從屏風上收回來。

嘴上很正經,眼神很誠實,說的就是她這樣了。

蕭望舒勾唇輕笑,反問:“我說的難道不是表姐想聽的嗎?”

房綺羅又拍了下她的肩膀,這次她拍完之後笑了笑,並冇有反駁蕭望舒的話,隻是輕聲歎著:“可惜了,是個多情種,不然我還真要動心了。”

蕭望舒仍舊笑笑,冇說什麼,目光停留在屏風上,看著屏風上那些模糊攢動的人影。

突然,屏風上映著的一大團黑影轉了個麵,麵朝著她,目光直直的盯著她這邊。

盯了半晌,確認蕭望舒的身份之後,那黑影又慢吞吞地轉過身去,繼續吃菜喝酒。

蕭望舒挑了挑眉,兀自說著:“警惕性這麼高的嗎?”

這位陳褚將軍,平常在府上的時候覺得他性子有些沉悶,甚至閒聊時他接話還有些遲鈍,冇想到在外這麼警惕。

難怪書中陳褚這個角色的出場次數極高,是蕭鴻最常帶在身邊的一位將軍,其中多少有一部分原因在他的武術天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