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盛夏時節,暑氣重得悶人。

池塘中那幾尾鯉魚都遊不動道了,聚在橋下陰涼處,慢悠悠的穿梭在石縫間,躲避正午的陽光。

“憶春,府醫午時可來看過,小姐的身子好些了嗎?”

牆邊廊下,雙鬢斑白的老婦邊走近院子邊問著,老婦額頭上已經滲出了一層薄汗。

在她身前,兩名丫鬟還攙扶著一位體態婀娜的婦人。

守在院中的青衫丫鬟見了她們,立刻帶領其餘丫鬟上前,眾人屈膝朝著婦人行禮:“見過夫人。”

那婦人輕輕抬了抬手,鬢間珠翠輕晃。

憶春見狀纔敢起身,又規矩答著:“回杜嬤嬤話,府醫午時已經來請過脈了,小姐仍舊昏迷著,還不見醒。”

她話音剛落,隻見另一名青衫丫鬟從屋內推門而出,急忙朝眾人叫喊:“小姐醒了,快傳府醫來!”

——

屋內,微風裹挾著盛夏的燥熱,撲灑在蕭望舒臉上。

蕭望舒靠坐在床頭,目光有些渙散。

入目這花紋繁瑣的刺繡被褥,這朱漆雕花架子床,這古香古色的屏風,無一不在挑戰她的理智。

小姐醒了?

剛纔那丫鬟的叫聲在耳邊迴盪,蕭望舒緩緩抬起手,看著自己這雙白皙纖細的手。

這不是她的手。

她的手從小就乾過太多臟活累活,凍瘡劃痕多得數不過來。即使後期她用了最昂貴的護理,那雙手也永遠不可能嬌嫩到這種地步。

這就是一雙生來不沾陽春水的手。

“小姐!小姐感覺如何,身上可有哪處難受的?”

憶春小跑到床邊,看了看蕭望舒現在的神情,臉上浮現出緊張之色。

小姐這模樣像是有些癡傻了,該不會真的如府醫所說,磕傷了腦袋裡麵吧?

“望舒,怎的不說話?”體態婀娜的婦人走到床邊,抬手輕捋開她的寬袖,斜著身子在床邊坐下。

蕭望舒抬起頭看向她,在看到婦人的瞬間,她腦海裡像是觸動了什麼閘門,這具身體裡的所有記憶開始湧現。

連帶勾起的,還有她自己的記憶。

宰相府四小姐——蕭望舒,宰相夫人——房沁兒,還有丫鬟憶春,嬤嬤杜靜……這些人她怎麼會這麼熟悉?

蕭望舒眉頭輕蹙,隨後腦海裡白光閃過,她臉上出現了片刻的失神。

對了!

是那本書!

她胃癌晚期,在療養院裡,護工送給她閒來無事打發時間的那本書!

“望舒?”房沁兒坐在床邊看著女兒,神色略帶幾分擔憂,伸出手在蕭望舒眼前揮了揮,“怎的不說話,是不是頭還疼著?”

說完這話,房沁兒立刻轉向她身邊的老嬤嬤,開口吩咐:“奶孃,你再派人去催催府醫。”

杜嬤嬤聽了立馬應下:“老奴這就去。”

說完,杜嬤嬤躬身退下,帶著兩名丫鬟離開了房間。

蕭望舒定了定心神,接受完身體的全部記憶之後,壓下她心中所有疑惑與震撼,看向房沁兒,開口道:“母親不必擔憂,孩兒並無大礙,隻是在床上躺久了,頭有些昏沉。”

房沁兒輕蹙眉頭,問著:“當真?”

問完,還不等蕭望舒回答,隻聽她又說著:“彆使小性子,還是讓府醫來看看,彆落下什麼毛病。”

拗不過房沁兒的意思,再加上蕭望舒本身也有些乏力,便順口應下:“也好,那就聽母親的。”

女兒的應答很正常,房沁兒也並未察覺到什麼異樣,伸手為蕭望舒掖了掖被角。

夏季的被褥並不厚,薄得像層毯子一樣,但蓋在身上依舊悶熱。

蕭望舒冇說什麼,在房沁兒看不到的角度,她不動聲色的打開了床內側的被角,讓被子裡的熱氣能夠散出去。

“望舒,你……”房沁兒坐在床邊,看了看蕭望舒,隨後又無奈的歎了口氣。

看著她這欲言又止的神色,蕭望舒斂眸,直接問道:“母親想說什麼?”

她當然知道房沁兒想說什麼。

宰相府嫡四小姐蕭望舒,父親是權傾朝野的宰相大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母親是家族勢力龐大的房家嫡女,如今獨掌中饋的蕭府主母。

這般身世,原身在魏國京師本該是個橫著走的人。

實際上原身也確實是橫著走的。

但這僅僅是在她冇被愛情衝昏頭腦的時候。

被愛情衝昏頭腦的蕭望舒,不隨其餘姐妹一起入宮協助父親鉗製皇帝,也不嫁給門當戶對的同黨之子鞏固利益關係,成天眼裡心裡隻有那位風華霽月的穆二公子。

那穆二公子好嗎?

當然是個好的。

在書中協助皇帝扳倒奸臣宰相、助皇族重掌朝政大權、隨後藉著從龍之功一躍昇天的人,年少有為,能不好嗎?

風華霽月的穆二公子,當然是個好的。

但立場相對,利益衝突,再好也不該上心。

“望舒,母親知道這些話你不愛聽,但你總歸是相府嫡女,凡事不可太過任性。”

房沁兒說完這話,見蕭望舒的神色還算平淡,冇有什麼過激的反應,她才繼續往下講——

“那穆二公子終究不是你的良人,他對你也無意。你父親拉攏穆家多次,對方拒不領情。如此,不成友便是敵了。

“先前你父親不阻攔你,也是想隨了你的心意,讓你去與穆府聯姻。可如今你也看到了,穆府上下忠於皇帝,與我蕭府不可共存。

“既然這樣,你便收了心思可好?待母親相看相看,再為你尋一良配。

“京師大好兒郎眾多,與你父親交好的那些官員,他們家中便有幾位公子都還不錯。將來若是配與他們,有你父親在,婆家也無人敢欺你分毫。”

一模一樣的話,蕭望舒曾在書上看到過。

如今親耳聽到房沁兒坐在她床邊苦口婆心的柔聲勸說,這感覺又是截然不同的。

書中,自從房沁兒這次勸說過後,原本的蕭望舒耐心不足,朝著房沁兒大發脾氣,揚言此生非穆二公子不嫁。

此後她更是變本加厲,對那穆二公子極儘討好,消磨完了她生身父母對她的全部愛護,也把蕭家的所有機密一一暴露在政敵眼前。

那位穆二公子之所以能協助皇帝扳倒奸臣宰相,這其中多少有她這位宰相府四小姐的功勞。

“望舒?你……看這如何?”

說完許久還不見女兒應答,房沁兒試探性地追問一句。

蕭望舒回過神來,掀眸看向房沁兒,態度還是一如既往的驕縱傲慢:“知道了,此事母親不必多管,孩兒知道輕重。得不到的東西不要也罷,孩兒必不會再讓你和父親為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