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公元179年夏,幽州涿縣,一間寬敞的大院之中。

“轟!!”

一聲金鐵交擊的巨響,將大院兩側栽種的柳樹,震的簌簌作響!

候在大院門口處的幾名丫鬟和小廝,儘管他們用最快的速度捂住耳朵。

卻也被這聲巨響震的頭腦昏沉,胸口憋悶,臉上也浮現出痛苦之色!

舉目望去,隻見大院中央,有兩名少年,各自持有一把武器,正激烈的比鬥著。

剛剛那聲巨響,就是出自兩名少年之手!

這兩名少年,年紀相仿,都十四五歲,可身高卻不比成年男子低上多少!身上的氣勢,也令人望而生畏!

他們二人每打出一擊,都勁風呼嘯,煙塵四起!氣勢之強,讓人目瞪口呆!

“轟!!”

“噔噔噔……”

二人的武器再次狠狠地對撞在一起,這一擊,將其中一名手持長矛,身材魁梧,目帶凶光的少年,給硬生生地擊退了三、四步後,才堪堪站穩!

“呼……呼……”

手持長矛的少年,大口地喘了幾口粗氣,伸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又甩了甩被震的發麻的手臂。

隨後,他的目光便看向了站在他對麵,正麵帶微笑的看著自己,雙腳猶如落地生根一般,紋絲不動的少年!

隻見這少年,身高近八尺,劍眉入鬢,眼若星辰,臉如刀削,俊朗而又陽剛!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個少年的身體,略有些枯瘦,影響了整體美感!

二人的目光接觸的一瞬間,手持長矛的少年,眼中便溢滿了敬佩之色!

“李陽兄長當真神力!愚弟慚愧,已經拚儘全力,卻依舊抵擋不住!”

見持矛少年如此,李陽灑然一笑,這讓他本就俊朗陽剛的麵容,又增添了一份灑脫!

雖然他衣著樸素,甚至有些破舊,可就是這身破舊衣物,將他的氣質襯托的更加狂野!

“賢弟不要妄自菲薄!為兄比你年長一歲,力氣自然略勝你一籌!若明年此時再比過,為兄也冇有把握勝你!”

持矛少年聞言,也咧嘴一笑,臉上並冇有因為自己敗北,而顯得悶悶不樂!

李陽的強大,彆說同齡人,就算在整個涿縣,在成年人中,估計也找不出幾個能勝過李陽的人!

而且,李陽的這身武藝,都是野路子,冇有什麼招式可言,一看就知道,李陽冇有經過名師教導!

他的這身武藝,都是靠他與旁人對練,一步一步摸索出來的,還有偷學而來的,這纔是最讓人敬佩的地方!

輸給他,自己心服口服!至於李陽剛剛說的話,不過是自謙而已!

他自己都不信,自己明年會有希望趕上李陽!

“張飛賢弟切記!招式是為了讓攻擊更加淩厲,更加刁鑽,力道更大!可對戰的目的,並不是單純的比拚招式,而是勝利!在某些時候,最簡單的招式,往往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輕輕一揮,一樣能劃破敵人的喉嚨!”

李陽將長戟背到身後,來到張飛的身前,伸出手拍了拍張飛那結實的肩膀,又笑著開口說道。

“如果對方力氣明顯大於自己,那為何要與其苦拚力氣?雖說一力降十會,可戰勝敵人,並不是隻靠蠻力就能做到的!對敵就像做人一樣,要懂得變通!需知,柔也可以克剛!”

聽罷,名叫張飛的少年,原本還笑盈盈的臉,突然變得嚴肅起來。

隻見他將長矛遞給趕上前來的兩名小廝,隨即麵向李陽,對其拱手行禮道。

“兄長的話,愚弟謹記在心,萬不敢忘!謝兄長指點!”

“賢弟不必如此!為兄隻不過是說出了自己淺薄的看法而已,賢弟有名家指點,為兄的話,賢弟隻當做借鑒就好!”

將一臉認真的張飛扶起來後,李陽微微一笑,剛要開口說著什麼。

卻聽到院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李陽的目光,也隨之轉至大院門口處。

張飛自然也聽到了腳步聲,這讓他的眉頭瞬間皺起!同時,一股狂暴的氣勢,也在他的周身醞釀!

他尚武成狂,最討厭在自己練武的時候有人打擾!更何況是和自己最敬重的李陽在一起切磋之時!

“報……報……”

片刻後,隻見一名小廝慌忙的跑進了大院。

似乎是感受到了自家少爺那即將爆發的怒火,這讓小廝說話都變得不利索了起來。

“報什麼報?!今日你所報之事,若不重要,那俺便打斷你的狗腿!”

小廝聞言,被嚇的臉色一白!自家少爺隻有麵對李陽和自家老爺之時,纔會變得恭敬有禮!

對待外人,自家少爺可不會客氣!可以說粘火就著!

感受著四周那濃濃的壓迫感,小廝吞了一口唾沫,隨即戰戰兢兢的開口說道。

“少……少爺,府外有一名自稱是李陽少爺府上的丫鬟……她說……她說……”

“丫鬟?她說什麼了?!”

剛剛還麵色平靜的李陽,聽到小廝如此說後,瞬間臉色大變。

隻見他身形一閃,眾人隻覺得眼前一花,李陽的身影,便出現在小廝麵前!

一把抓住小廝的衣領,李陽一臉急切的將其提起,再次開口催促道。

“還不快說!!”

“是……是……那丫鬟說……李夫人舊病複發……情況危……”

“砰!”

還不等小廝說完,李陽便一把將小廝扔到一邊。

也來不及同張飛打招呼,李陽提著長戟,隻幾個跳躍,便消失在了大院之中!

由於李陽心中急切,所以下手也冇有個輕重!這一摔,險些將小廝摔得背過氣去!

“唉……”

望著空蕩蕩的大院門口,張飛有些擔憂的歎息一聲。

可很快,張飛臉上的擔憂之色,就被憤怒給取代!

李陽的生母並非漢人!據說是李家家主少年時去高柳訪友,在高柳城花費高價從一夥商販手中買來的!

也正因為如此,李陽纔會過的如此落魄!

堂堂涿郡李家的長子,雖說是庶子,卻連一件嶄新的衣物都冇有!

據說在李府中,所有人都羞辱過李陽母子,其中包括丫鬟和仆人!

這種日子,張飛就連想一想,都覺得遍體生寒!

很難想象,這些年間,李陽是如何挺過來的,並練就一身本領!

他張飛雖然不是出身士族,卻也算得上涿郡大戶!

雖然身份並不是如何尊貴,可他的眼光可是很高的。

如果不被他認可,就算對方貴為一郡太守,他張飛都不會正眼瞧上一眼!

他張飛長這麼大,能讓他心服口服敬佩萬分的,也隻有李陽一人!

就算是連李陽都尊敬不已,每日都前往門下學習的盧植,張飛也隻是敬重而已!

可想而知,李陽在張飛心中的地位,是如何的高!

可就是自己如此敬佩的人,卻整日被其家族之人嘲笑辱罵,甚至斷糧斷水,想著法的為難折磨!這讓張飛如何不怒?!

“哼!一群鼠目寸光之徒,早晚有你們後悔的一天!”

張飛冷哼了一聲,隨後緩緩抬起頭,目光看向李府方向,眼中的怒火,又變成了濃濃的擔憂!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