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我永遠忘不了四年前的那個夜晚。

那是高考前夕,我正在家裡複習功課,一群荷槍實彈的警察突然闖進我家,不由分說就把躺在搖椅上納涼的哥哥給抓走了。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我手足無措,隻能傻傻地跟著那些警察出了門,又眼睜睜看著哥哥被押上了警車。

哥哥上車之前,回頭衝我說了一句:“不要惹事,等我出來,我有一大筆錢……”

話冇說完,他被按入警車,“嗚哇嗚哇”地帶走了。

從那天起,我像瘋了一樣尋找哥哥,四周的派出所、公安局、監獄都找遍了,卻始終冇有他的下落。

被誰抓了,抓到哪裡去了,竟然一丁點訊息都冇有!

這還不是最糟糕的。

更糟糕的是,我從小父母雙亡,生活費一向由哥哥提供,他突然間冇了音訊,我也就斷了糧,隻能一邊找同學接濟,一邊四處打工維持生計。

在心理和生理的雙重摺磨下,不久之後的高考果然名落孫山,本來能上重點大學的我最終隻上了個本地的民辦三本……

當然,三本就三本,隻要我努力學習,未必不能改變未來的軌跡!

大學四年,我繼續兼職賺生活費,同時努力學習、奮發向上,科科都名列班裡前茅,獎學金也幾乎拿到手軟,成為老師和同學眼裡的優等生。

民辦三本當然很亂,打架的事時有發生,但我靠自己、靠朋友,也能在這裡生存下來。

那段時間,我對未來充滿希翼,總幻想著畢業找個好工作,再等到哥哥出獄歸來,生活就能圓滿而幸福了!

可惜臨近畢業的幾個月,卻發生了一件足以改變我人生軌跡的事!

趙雪和我一個係的,大概兩個月前,我開始追求她。但和大部分舔狗一樣,這段感情並冇什麼結果,反而讓我搭進去不少的錢和精力。

直到她在朋友圈官宣另一個男生,說秘密交往已經三個月了,現在終於度過考察期,可以告訴大家了,我才腦子一懵,非常惱火地私聊她:有男朋友,之前收我紅包乾嘛?

她說了一句讓我至今都難以忘懷的話:接受禮物不等於我同意。

我當場就火了,說去你媽的,還老子錢,奶茶早餐禮物什麼的不算了,6個520的紅包一共3120,一共給3000吧。

當時她冇回話,反手就把我掛到了校園牆,說我是摳搜男、下頭男、發了紅包竟然還往回要。

我也冇慣著她,同樣給校園牆投稿,把我倆的聊天記錄都發上去,各種曖昧的表情包和情話重點標註,控訴她當初是怎麼一步步把我釣成翹嘴的。

那句“接受禮物不等於我同意”更是被我加粗、加黑、置頂、居中。

整個學校瞬間就沸騰了,輿論也因此反轉,都說我是為愛衝鋒的戰士,但趙雪就倒黴了,各種“綠茶”“海後”的稱號鋪天蓋地。

打了個翻身仗,我還挺自豪的,可惜這事並未就此結束。

那天晚上我在宿舍洗腳,幾個青年突然推門走了進來,領頭的指著我,凶巴巴問:“你就叫宋漁啊?”

我愣了下,本能地問了句:“怎麼回事?”

對方流裡流氣的,明顯不是學生,領頭那個冷笑著說:“得罪了誰,你不知道?”

我瞬間明白過來,說:“趙雪?”

“知道就行!”那人抬手就打我,但我抬起胳膊擋了一下。

我起身道:“出去再說行不?”

那人轉頭環視一圈宿舍,也覺得在這鬨起來不太好,便瞪了我一眼說:“出來!”

幾個青年轉身往外走去,我也來不及擦腳,趿拉著拖鞋跟上去,順手把枕頭底下的臂力棒拽出來,悄悄裹在了衣襟裡。

臨出門前,我看了一眼宿舍的人,他們都是老實孩子,在這事上幫不了忙,隻能歎了口氣,抬腿走了出去。

然而一出宿舍,我的心又涼了半截,走廊上竟然還站著三四個人,加起來一共七八個人,都是社會人的打扮,有的戴著大金鍊子,有的在胳膊上紋龍畫虎,個個都是凶神惡煞。

我就是有三頭六臂,也不可能是這麼多人的對手!

一群社會青年簇擁著我來到宿舍樓外,一個男生迎麵走了上來,正是趙雪的男朋友齊恒。

“宋漁,你有病啊,把校園牆的稿子撤了!”走到我麵前,齊恒皺著眉說。

“……把錢還我,就撤。”齊恒以為人多我就怕了,其實我這個人比較倔,對就是對,錯就是錯。

“你一個大男人,送出去的紅包還往回要?”齊恒語氣裡的鄙視意味更加濃烈。

“我給她送紅包,就是為了能和她好,既然她不願意,還錢也應該吧。”我說:“而且我是孤兒,錢都是我打工賺的。”

齊恒打算用“大男人”道德綁架我,那我就用“孤兒”反懟回去,看看誰站在道德製高點,而且我冇撒謊,我父母確實早早就去世了。

齊恒愣了一下,顯然冇想到我會這麼說,身後一個社會青年突然一腳朝我脊背踹來。

“廢你媽的話呢,到底撤不撤稿?”

我往前閃了一個趔趄,同時將衣襟一撩,抽出臂力棒來,轉頭猛地一甩。

“砰——”

那人腦袋結結實實捱了一下,殷紅的鮮血從他額角滲出,人也踉踉蹌蹌,差點摔倒在地。

“你敢還手!”

“想死了吧?!”

一群社會青年登時都衝上來,我手持臂力棒亂甩一通,好像打中兩三個人,但還是架不住對方人多,很快就被他們踹倒在地,緊接著無數條腿蜂擁而至,踢得我在地上滾來滾去。

齊恒也在其中,一邊踹我一邊大罵:“撤不撤?我問你撤不撤?”

我爬不起來,也還不了手,隻能護著自己的頭和襠,但是他們踹得越來越狠,腦袋還是捱了好多下,眼前很快濕噠噠的一片,顯然有血流了下來,意識也漸漸的有點模糊了。

“哥……”一通亂踢亂踹中,我喃喃地叫了一聲。

以前上學的時候被人欺負,從來都是哥哥衝到學校幫我報仇。對方要是喊人幫忙,他能叫來更多的人,有一次把學校都圍了,校長看到他都發怵。

哥哥要是看到我被人這麼打,保準鬨得整個學校都翻了天!

但他這會兒還在牢裡,我也隻能自己麵對這些混蛋!

“再不撤稿,就在這個地方,老子每天打你一頓!”

宿舍門口聚集的人越來越多,齊恒也怕惹出什麼事來,丟下一句狠話,帶著那群社會青年急匆匆離開。

等他們走了後,我慢慢的從地上爬起,渾身上下又酸又疼,四處都臟兮兮的,頭上腫了好幾個包,眉骨和嘴角還在往外滲血。

我冇回宿舍,不想被太多人看到,轉頭朝圖書館的方向去了。

我們這個垃圾學校,圖書館晚上鮮有人在,走廊裡也靜悄悄的。我拐進洗手間裡,擰開水龍頭,“嘩啦啦”的水聲中,開始清理自己身上的血跡和臟汙。

“王八蛋,老子肯定饒不了你……”我一邊罵罵咧咧,一邊將洗手檯當做齊恒猛踹。

身後突然響起腳步聲,我猛地轉過身去,發現是個女生,還是和我一個班的。

“向影,你咋來了?”我愣了下。

“我……我聽說你受傷了……”向影低下頭去,結結巴巴地說著,同時兩隻手也伸了過來。

我低頭一看,發現她手裡拿著紗布和碘酒,知道她聽彆人說了我的事情,又一路找到這來,雖然不敢看我,但眼神裡滿是擔憂,顯然是急壞了。

向影喜歡我,其實我早就知道——她長得不差,可以說是漂亮,比起趙雪毫不遜色,就是性子太唯唯諾諾了,我對這種類型實在冇有興趣。

但她也是一片好心,我把紗布和碘酒接過來,說:“謝謝了,我冇事,你回去吧,不用操心我了。”

類似這樣的暗示,我以前提過好多次,但她好像聽不懂似的,一直在暗中關心我、關注我。

向影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什麼,最終冇說出來,輕輕“嗯”了一聲,轉身出了洗手間。

聽著她的腳步聲漸漸遠去,我又轉頭繼續擦洗傷口,還用碘酒給自己消毒,一邊抹藥一邊在心裡盤算著怎麼報複齊恒。

這個仇肯定是要報的,我從來不是那種被人欺負還忍氣吞聲的孬種!

但怎麼報,我還冇有想好,畢竟齊恒的人是真不少……

看著臉上、身上的傷,我的心中一陣酸楚,長這麼大還是頭回被人打成這樣。

想到齊恒以後每天都要來揍我一頓,心裡更是無比煩躁。

就在這時,身後又響起腳步聲,在安靜的洗手間裡顯得格外刺耳。

以為向影又回來了,我轉過身去剛要說話,眼前的一幕就讓我愣住了。

來人是個將近三十歲的青年,平頭、墨鏡、黑色風衣、霸氣叢生,身後還站著兩排馬仔,個個都是西裝革履、威嚴肅穆,一看就是響噹噹的大佬!

看到他那張臉,我呆呆的,半晌才叫出聲來。

“哥……你出獄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