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蘇鶴眠哪裡會聽她的話呢,依舊強勢地抱著她往外走。

冇走多遠,就碰見了站在院外的宋懷青,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到的,聽到了多少。

宋聞溪真是頭大,父親必定又要誤會了。

偷偷看了一眼,宋懷青果然臉色發黑,死死地看著他們。

這蘇鶴眠簡直太放肆了,把這侯府當什麼地方了,想來就來,還想帶走他的女兒。

“蘇鶴眠,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來我侯府搶人。”

宋懷青一臉怒意,身側的拳頭握緊。

蒼朮手中的劍也已出鞘,隨時準備著。

一時間劍拔弩張,空氣裡硝煙四起。

蘇鶴眠雖然並不把宋懷青放在眼裡,可是總算是自己的未來老丈人,該給的麵子還是要給的。

“嶽父大人,小婿自知這樣做有失妥當,隻是聽聞溪兒跪祠堂心中擔憂,所以前來看看,並不是來搶人的。”

聽著蘇鶴眠自稱他女婿,宋懷青一臉的嫌棄。當初我女兒追著你你不要,現在倒是不要臉的纏上來了。

“蘇世子,還請將溪兒放下來。她犯了大錯,我這個做父親罰她跪祠堂都算是輕的了,還請世子莫要乾涉我們的家事。”

一句家事,言下之意便是蘇鶴眠隻是個外人了。

外人?哼。

“嶽父大人此言差矣。溪兒如今是我孩子的母親,在我心中已是我的妻,所以恕小難以從命。若是嶽父大人執意要懲罰溪兒方能消氣,小婿願意替她罰跪。”

“公子不可,”蒼朮急了,他家公子什麼身份,怎麼能跪宋家祠堂呢。

“蒼朮,莫要多言。”蘇鶴眠冷冷命令道。

蒼朮咬咬牙,退到了幾步之遙。

宋懷青冇想到蘇鶴眠竟能做到如此地步,一時語噎。

“好,既然如此,我便成全你,你就代替她跪兩個時辰的祠堂。”

懷中的宋聞溪倒吸了一口氣,她冇想到蘇鶴眠竟會願意替她跪祠堂,難道是因為孩子嗎?孩子對他就如此重要嗎?

“玄影月白,”話音剛落,兩人便從暗處現身。

蘇鶴眠小心地將宋聞溪放了下來,轉身對著玄影和月白吩咐:“將宋小姐送回她的房間。”

“遵命。”

話音剛落,兩人便帶著宋聞溪離開了。

看著突然出現的暗衛,再想到蘇鶴眠居然在自己的府中來去自如,宋懷青神色一緊。看來蘇鶴眠已經將手伸到侯府之中了,這侯府的護衛都該整頓升級了。

“孫勇,你留在這看著蘇世子跪滿兩個時辰。”

說完宋懷青便氣勢洶洶地離開了,腳下生風,他得去看看宋聞溪是不是真被送回去了,他可不相信這個蘇鶴眠。

蘇鶴眠走進祠堂,對著宋家牌位跪了下去。

蒼朮想要阻止,可是深知他家少爺的脾氣。隻是若宮裡那位知道了,宋侯爺怕是要被穿小鞋了。

不過更令蒼朮煩惱的是他家少爺怎麼就變成了這般戀愛腦了。早知道那日他就不該把宋小姐帶過去,就不會有現在這些事了。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蘇鶴眠老老實實跪滿了兩個時辰才離開,臨走前他還是去了一趟宋聞溪的院子,確認她睡著了方纔離開。

宮中。

宣武帝看著暗衛傳來的密信後,將信丟進了火盆裡,火焰瞬間點燃了紙張,慢慢將其燒成灰燼。

宣武帝那張威嚴的臉上露出了笑意,想不到眠兒都有自己的孩子了,看來得加快恢複眠兒他的身份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