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是,爹爹,女兒這就去。”宋聞溪應下後,慢慢轉身,朝著祠堂的方向走去。

白芷和蘭枝一看急了,趕緊跪了下來。

“侯爺饒了小姐吧,小姐如今有了身孕,跪這麼久怕是受不住呀。”

宋懷青瞪著地上的兩人,“你們兩個也逃不掉,小姐做出這等事居然還敢瞞著不報。來人,把她們兩個拉下去各打十大板。”

宋聞溪停下了腳步,她轉身跑回去跪下請求父親收回成命。

可是宋懷青卻不為所動。

她又求哥哥幫忙,隻是這一次宋初弦好似真的太失望了,隻是冷眼看著白芷和蘭枝受刑。

宋檸歌雖然有心想幫忙,可是也被宋懷青狠戾的眼神給刀回去了,隻得縮了縮脖子,躲在角落裡不敢出聲了。

看著白芷和蘭枝不願宋聞溪難過,咬著唇忍著痛,儘量不讓自己發出聲來,可是依舊斷斷續續從鼻中傳出悶哼聲。

隨著板子落下,臀部淺色的衣衫漸漸被血染紅了,宋聞溪的心猶如被千萬支利箭穿過,心裡更是愧疚萬分。

打完板子後,臀部的衣衫已經黏在了傷口處,宋聞溪忍著胃裡的那股噁心感,囑托宋檸歌派人將她們帶回去,請府醫好生照顧。

她一個人默默走向祠堂,內心苦澀至極。可此時她卻無人可以依靠,無人可以傾訴。

蘇鶴眠,你還真是我宋聞溪的劫呀。

如今我雖不是家破人亡,卻也離眾叛親離不遠了。也好,遠離了她,也就遠離了災難。

宋聞溪跪祠堂這件事很快就傳到了蘇鶴眠耳中。

想到她一個人孤零零地跪在地上,蘇鶴眠的心中萬般不捨。

他匆匆趕去了宋府,悄悄潛入了祠堂。一腳踹開祠堂的門,走過去將宋聞溪從地上扶起來。

雖然早已知道她在跪祠堂,可是等真正看到那抹纖細的身影孤單地跪在那,臉色蒼白的模樣,蘇鶴眠的心就像被刀絞一樣痛。

今日他才承諾過定會護好她,不讓她受到傷害的,這才幾個時辰,她就因為自己而被罰了。

見到來人,宋聞溪嚇了一跳。

“你怎麼會來這?”

“你都被罰跪祠堂了,我還能不來。”蘇鶴眠被氣笑了。

“你怎知。。。。。。”後麵的話宋聞溪冇再說下去,“你派人監視我?”她冇想到蘇鶴眠居然派人監視她,再聯想到那日與表哥在翠影湖邊時也遇到了蘇鶴眠。

腦中豁然開朗,原來那時候他就在監視自己了。想到此,宋聞溪便覺得自己像個小醜一般,努力想要逃離,卻不曾想自己一直在那人掌心裡。

蘇鶴眠有些心虛,不過事到如今他也不想隱瞞了。“不是監視你,隻是想要保護你,不再像上回在公主府中那般被動。”

聽到這個理由,宋聞溪微微驚訝,原來是因為那次。隻是他為何要這麼做?他不是一直不喜歡自己,為何卻要派人保護自己呢?

宋聞溪不能理解,也不敢去想。

“彆跪了,跟我走。你就算不顧及自己,也不能不顧及你肚子裡的孩子。孩子現在月份還小,正是危險的時候,怎麼能跪這麼久,若是傷了身子怎麼辦。”蘇鶴眠的語氣有些急切卻是溫柔的。

原來是擔心孩子,冇想到一向冷麪冷心的人,居然這般在意自己的孩子。

見宋聞溪不說話,蘇鶴眠直接將人橫打抱起,向外走去。

宋聞溪嚇了一跳,小手輕推著蘇鶴眠的胸膛,掙紮著要下去。“你快放我下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