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聽著宋聞溪的話,蘇鶴眠眸色一暗,隱有熊熊的怒火從胸膛一直燃到了他的眼底。

他壓下怒火,壓低的聲線帶著一絲怒氣,“宋聞溪,你若是膽敢拿掉我的孩子,就不要怪我讓宋氏一族全都為我的孩子陪葬。”

宋聞溪頓時渾身血液發涼,她相信他做得出來也做得到,前世她的父兄不正是他送進去的嘛。

宋聞溪無奈地笑了,早知如此,她就不掙紮了,隻是不知他們一家到底做了什麼壞事,要兩世輪迴皆如此。死過一次還不夠,還要再來一次,難道要生生世世如此反覆循環嗎?

許是覺得自己的話有些重了,許是心疼了,蘇鶴眠的手輕柔地抱住宋聞溪,嗓音也變得溫柔起來,“溪兒,聽話,乖乖回去等我,莫要做傻事。”

聽話?

隻要自己聽話就可以了嗎?

她抬起霧濛濛的眸子,一臉平靜地說道:“如果我聽話,你是不是就可以放過我的家人?”

蘇鶴眠微怔,不知為他他總覺得宋聞溪的話中有話。

“我答應你,隻要你不傷害孩子和自己,我保證絕不為難你的家人。”

“好,我答應你,現在可以送我回去了吧。”宋聞溪答應得很爽快,隻要能保住家人,自己就做個乖乖聽話的寵物又有何不可呢。

隻要自己乖乖聽話,不爭不搶,管住自己的心,也許不會再像前世那般了吧。畢竟這一世,有很多事情也改變了,比如這個孩子,就是個變數。

馬車上,兩人一路無言。

到了宋府大門外,蘇鶴眠先一步下了馬車,小心地攙扶著宋聞溪下車,一路將宋聞溪送回了房。

見到白芷蘭芝二人,蘇鶴眠冷聲吩咐,“你家小姐有孕在身,你們要好生照顧。”

儘管她們二人此時震驚不已,可是礙於蘇鶴眠與生自來的威壓,隻得低頭應下。

宋初弦在得到訊息後第一時間趕了過來,卻在門外聽到了這個驚人的訊息。

溪兒懷孕了?什麼時候的事?礙於蘇鶴眠還在這,他冇有直接發問。

宋初弦向蘇鶴眠行了個禮。

“多謝蘇世子今日救了舍妹,他日我與父親自當登門道謝。小妹今日受了驚,想必要好好休息了。”

宋初弦雖然冇有說的那般直白,但明晃晃的劃清界限的意圖過於明顯了。

蘇鶴眠隻是勾唇輕笑,“宋兄言重了,溪兒腹中如今有了我的孩子,我救她自是應該的,無需言謝。”

宋初弦愕然失色,一時語塞。

蘇鶴眠心中得意極了,讓你劃界限,讓你阻礙我和溪兒。

宋初弦依舊不敢相信,他轉頭看向宋聞溪,想要看到她說這是騙人的。

可是宋聞溪隻是呆呆地點了點頭,這是默認了。

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溪兒什麼時候和他在一起的,為什麼他們都不知道。

宋初弦狠狠地看著白芷和蘭芝,她們兩個一臉的心虛樣,他就明白了,定是有什麼瞞著他們。

宋初弦心痛地看著自己的妹妹,她真是糊塗呀。知聿過幾日就要回來了,到時候該如何收場。

雖然阮家還未登門提親,可是他們兩家早已默認了此事。

現在該如何是好,父親若是知道了該多痛心疾首。

宋聞溪看著大哥失望的眼神,她知道兄長心中定是對她失望至極的,可是她能怎麼辦,她什麼都不能說,為了父兄他們的性命,她隻能自己忍下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