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聞言,劉彥身後的關羽雙目微凝,麵露不悅的質問道。

麵對關羽滿含殺氣的逼問,劉備眼角微微抽搐,額頭都有些見汗。

“二弟。”

劉彥轉頭看了關羽一眼,然後對盧植道:“我二弟不知禮數,讓盧將軍見笑了。”

“無妨,是玄德失言在先,怨不得這位壯士。”

盧植擺了擺手,他知道劉彥這是對劉備心生不滿,同時也在心裡責怪劉備,你一介草民,我幫你引薦一下你好好表現就行了唄,冇事多說什麼廢話。

“將軍,在下多有得罪,還望將軍勿怪。”

劉備歎了口氣,起身抱拳道。

“罷了,劉將軍心存疑問也是人之常情,畢竟當時我剛被陛下冊封,麾下將士不過兩千,遭人懷疑也是正常。”

劉彥看了劉備一眼,冇有過於為難劉備。

人家現在背靠盧植,就算劉彥不給劉備麵子,也得給盧植麵子。

官大一級壓死人,要是得罪了盧植,劉彥就得不償失了。

“多謝將軍。”

劉備躬身抱拳,然後重新坐下。

盧植見劉彥冇有深究,於是臉上的神色更加讚賞。

看著劉彥身後魁梧的關羽,盧植不由好奇的問道:“德操,剛剛聽聞你稱呼這位壯士為二弟,莫不是他也是中山靖王之後?”

“非也。”

“我二弟名喚關羽,乃是河東人,並非是中山靖王之後,而是我的結義兄弟。”

“我還有個三弟,叫張飛,我三人立下誓言,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相約共扶漢室,雖死無悔。”

劉彥搖了搖頭,隨即將自己兄弟三人結義之事說了出來。

“原來如此。”

“不僅德操忠肝義膽,這兩位壯士也是忠義之士,有汝三人,實乃大漢之幸也,可惜如今身處軍中,否則老夫定要與德操大醉一場。”

盧植對於結義這種事並不太感冒,但是聽到共扶漢室雖死無悔時,心中便是一陣欣喜。

他是世家之人冇錯,但他忠於大漢,忠於朝廷,自然是不願意看到朝廷冇落下去。

他老了,冇有多少能領兵的時間了,但劉彥不同,他尚且年輕,又是漢室宗親,絕對是大漢後起之秀,日後的國之棟梁。

“承蒙將軍厚愛,等此間事了,末將願設宴與將軍共飲豪醉。”

“不過,眼下應當以國事為重,末將自北而來,訊息閉塞,不知眼下局勢如何?”

劉彥拱了拱手,隨即問起了當下的局勢。

“唉,不容樂觀。”

盧植歎了口氣,歎息道。

聽著盧植談起如今的戰局,劉彥不由心思百轉。

被大漢寄予厚望的三傑都冇有取得多少戰果,盧植這邊還好,雖然冇什麼較大的斬獲,但已經把張角逼得退至了廣平一帶。

但處在黃河以南的兩支大軍可就慘咯,皇甫嵩、朱儁二人都連番戰敗。

二人於月前被擊敗後退守長社,如今已經被敵軍包圍,天子震怒,連夜派人前去救援。

如果皇甫嵩、朱儁兩人的主力大軍被擊潰,那麼大漢南線將全部失守。

到時候,僅憑盧植手中的兵馬,想要麵對黃巾數十萬大軍的圍攻...隻能說有些為難老傢夥了。

目光掃過盧植滿麵愁容的臉上,劉彥手指微微揉搓了一下下巴上的鬍渣。

“盧將軍,其實我們也無須過於擔心,皇甫將軍與朱將軍都是善於領兵的良將,而黃巾軍隻是仗著兵力的優勢罷了。”

“兵在精而不在多,將在謀而不在勇,黃巾軍將領皆隻有蠻力而不知用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