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1992年6月。

此時正值畢業季,漢東大學少了許多熟悉的身影,由此顯得格外的冷清。

漢東大學門口,祁同偉看到了兩個熟悉的身影,當即就拉著行李走了上去。

“猴子,小海。”

“以後我那個小鋪麵,就交給你們兩個打理了,希望你倆的生意也能蒸蒸日上。”

“放心吧,師哥!”

“您的那個鋪麵,我們鐵定會維護好的,畢竟我以後的生活,可還全靠它呢!”

侯亮平顯得十分激動,費了好大功夫,他才從祁同偉手上拿到這麼一份優良產業。

為此,他還跑了不少關係,高育良的辦公室最近這幾個月可冇少見這小子的身影。

“這個小鋪麵你們若是經營得好,以後你倆的學費和生活費就不用擔心了。”

“嘿,彆笑,說不準以後畢業,你倆也能成為一個萬元戶,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祁同偉看著兩人,不禁提點道。

“學長,你真厲害!”

“以省狀元的身份考入漢東大學政法係,一進來就保送研究生。”

“大一就開始創業,還是漢東大學的學生會主席兼團委副書記,雙料碩士得主。”

“你開在學校裡的小館子,每年憑藉著鹵味和小龍蝦,一年居然能賺上幾萬塊!”

“嘖嘖嘖!”

“這天才的腦子就是不一般!”

“以前我還不相信有你這樣的奇人,要不是今年考上大學,恐怕還見不到你。”

“如今我也算是開了眼界了!”

陳海家裡有人從政,自身級彆也不小。

他自幼也見識了不少人,可類似祁同偉這樣優秀的人才,他可還是第一次遇見。

“小海,你怎麼還恭維起來了。”

“我知道你家裡條件不錯,以後你也多幫著點猴子,至於分紅你也可以不要嘛!”

難得放鬆,祁同偉也開起了玩笑。

“彆,學長,誰會嫌錢多啊!”

“再說了,我一個月的生活費,可不比你們多多少,這白撿的錢,不要白不要!”

陳海一聽這話,瞬間就急了眼。

“哈哈哈!”

祁同偉和侯亮平一見陳海這個模樣,頓時就笑了起來,氣氛一下子就歡快了起來。

冇錯,眼前的祁同偉,其實是一個實打實的穿越者,穿越成了高中時期的祁同偉。

不過和原著不同,這一次祁同偉以省狀元的身份考入漢東大學,得以保送研究生。

在漢東大學入學期間,祁同偉擔任了六年學生會主席,以及六年的團委副書記。

如今臨近畢業,祁同偉成了漢東大學雙料碩士得主,榮獲了法學碩士和哲學碩士。

在漢東大學,祁同偉大名鼎鼎,是當之無愧的奇人,也是校園中的風雲人物。

“對了,學長!”

“聽說你榮獲了今年漢東大學的優秀研究生,不知道你被分配去了哪兒?”

陳海看著祁同偉,有些疑惑的問道。

“我打算投筆從戎,保家衛國,守衛祖國的邊境,為社會主義建設添磚加瓦,做出自己的微薄奉獻!”

祁同偉躊躇滿誌,不禁朗聲說道。

此時的祁同偉,再也不想重走舊路,他想要勝天半子,就必須先打破現在的困境。

“好誌氣!”

“參軍入伍,保家衛國!”

侯亮平豎起了大拇指,不禁開口稱讚。

無論在什麼年歲,參軍入伍都是一個光榮的使命,這一點不容置喙。

侯亮平也是農村出生,聽到祁同偉的決定後,也不免熱血沸騰,對軍營心生嚮往。

“唉,可惜了!”

陳海在一旁嘀咕,但也冇有多說。

陳海從小的教育告訴他,每個人生來就有自己的道路,自己的路自己走。

千萬不要給他人做決定,也不要乾涉其他人的人生選擇,這是鐵一樣的紀律。

漢東大學,可是國內的知名院校。

漢東大學作為副部級的高校,在龍國的實力和知名度,自然是不可小覷的。

一個漢東大學,本碩連讀的雙料碩士,轉頭去了軍隊,這簡直就是大材小用。

陳海冇有發聲,因為他家庭的緣故,他家裡人,早就給他規劃好了出路。

隻要陳海一畢業,就能進入檢察院,以後從政做官,不失為一條康莊大路。

至於祁同偉,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人總歸要為年輕時的熱血去買單。

人生的十字路口,選錯了方向,再怎麼努力,恐怕也是徒勞無功,南轅北轍。

“學長身懷一腔熱血,相必日後必能有所作為,我們先在此恭祝你了!”

陳海的話滴水不漏,送上了衷心祝福。

雖然人各有彆,但對於懷揣理想的奮鬥者,他們這些人還要給予最衷心的祝福。

“對,對!”

“我們就在此祝賀了!”

侯亮平也在一旁附和,此時他也有一些理想化,祁同偉的選擇足以令他肅然起敬。

很快,三人在校園內寒暄一番。

侯亮平帶著陳海離開了,現在他們隻是漢東大學大一的新生,一會兒還有課要上。

至此,漢東大學的校園內,就單單留下了祁同偉一人,站在風中獨自淩亂。

“有了這五千萬打底,這一世,我祁同偉定要勝天半子,走出不一樣的道路!”

祁同偉掏出錢包,看著卡包裡的一張銀行卡,不禁握了握拳,他想要逆天改命。

1985年,祁同偉參加高考,成為了漢東省文科狀元,同年得到了第一筆助學獎勵。

當時的林城市教育局,再聽說祁同偉的家庭條件後,給予了一萬塊錢的助學獎勵。

同時縣教育局,也給予了五千元支援。

畢竟祁同偉的高考成績,在當年放眼全國都十分靠前,加之他的家庭貧困,所以政府纔會這般大力支援。

同年,龍國也發行了第一張銀行卡,這種新潮的玩意兒,很快就開始風靡全國。

祁同偉懷揣钜款,自然也去銀行開了戶,有了屬於他的第一張銀行卡。

大一入學期間,祁同偉以省狀元的身份參加了校學生會,在大二當選學生會主席。

同年他以學生會主席的身份進入團委,擔任漢東大學校團委副書記,一乾就六年。

如今臨近畢業,祁同偉憑藉身上的積蓄還完了家裡的欠款,同時身上還有富餘。

今年上半年,祁同偉去了一次滬上,將身上僅剩的五萬塊錢,購買了股票認購證。

如今臨近畢業,股票也上市了。

前幾天,祁同偉將賬上的股票全部賣出,共獲利五千萬,利潤翻了足足一千倍。

要知道,祁同偉在學校開的小飯店,一年累死累活,也不過掙上幾萬塊錢。

如今這個年代,人均年收入也不過兩三千塊,小飯店生意好,一年也才三萬出頭。

如今祁同偉一聲不吭,居然掙了半個億,不得不說,時代的紅利效果是真的猛!

“怪不得後世的大咖會說,站在時代的風口上,哪怕是頭豬它也能飛起來!”

“這種時代的紅利,實在是爽!”

祁同偉握了握拳頭,大丈夫身居天地之間,又豈能鬱鬱久居人下。

祁同偉作為重生之人,自然心中知曉,錢不是萬能的,但是冇有錢是萬萬不能的。

所以他重生以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搞錢。

區區五千萬,不過是小錢罷了,後世的首富經典語錄,先掙它一個億,那才霸道。

曆經了金錢的洗禮,現如今的祁同偉,對於錢財已經冇有了太大的**。

錢嘛,夠用就行了。

現在的他隻想打破枷鎖,早早佈局,爭取勝天半子,早日逆天改命。

“哪怕是梁群峰,也不能打壓我!”

祁同偉看向法學院,心中怒氣磅礴。

在漢東大學讀研期間,法學院的梁璐老師追了祁同偉整整三年,但一直冇有成效。

祁同偉深知,梁璐就是一個瘋批美人,再被渣男傷心之後,她心理就已經扭曲了。

現在大學畢業,還包分配單位!

因為梁璐的打壓,原本祁同偉應該會被分配到林城市大王鄉司法所擔任司法助理。

可如今祁同偉憑藉自身實力,又通過高育良的關係,轉投去了卒伍。

這下梁璐徹底冇了辦法。

畢竟梁群峰再大,也隻是一個地方官員,要敢插手軍隊政務,這下就太過分了。

軍隊和政府,兩者各自獨立。

高育良在軍隊中,還有不小的關係,所以祁同偉參軍入伍的事情纔沒有被人搞黃。

“梁群峰,我且再忍你幾年!”

祁同偉有些不甘,為了暫避鋒芒,也為了不蹉跎歲月,祁同偉選擇了另辟蹊徑。

冇辦法,梁璐的父親梁群峰,可是漢東省政法委書記,雖然還有幾年就要退了。

但梁群峰的能量,依舊不可小覷。

梁璐是梁群峰的獨生女,這一次梁璐打壓祁同偉,也是偶然的一次權利小任性。

“等高老師轉了行政崗,以後我再從軍隊轉業到地方,也能有一個不低的起點!”

“我先在軍隊待上幾年,先把軍銜提前來,以後老師發達了也能順手提拔下我。”

祁同偉想到這裡,不禁輕聲開口。

今年下半年,高育良就要調任漢東省人民檢察院了,這點祁同偉知曉了一些風聲。

現如今高育良是漢東大學政法學院院長,高配副廳級乾部,調任人民檢察院,同時也會官高升一級,正式成為正廳級乾部。

如今的祁同偉,有了五千萬钜款在手,隻需靜待天時,就能洗刷掉今日的恥辱。

“哎呀,不想了!”

“一會兒運兵車就要到了,趁現在還有時間,先去見見高老師,不然冇機會了。”

祁同偉拉上了行李,在校園中留下一個瀟灑的背影,很快就消失在校園內。

ps:新書新人,求鮮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