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江母在如今的江雲暖看來,不過是江雲蘭的一把刀。

她無意與江母糾纏,因此纔打算儘快離開這裡,剩下的麻煩讓他們自己去處理。

擺在他們麵前的,如今隻有一條路。

容夫人來這裡可並非冇事閒的,而是江雲暖送去的香囊裡麵寫了這場計劃,容藍求助自己的母親,和她聯手做了這個局。

而請容夫人的代價,就是她幫容夫人設計一幅萬壽圖,讓容夫人的壽禮,在太後壽宴之上受到太後讚賞。

此事對於容夫人來說小事一樁,不過舉手之勞罷了,絲毫不麻煩,隻是冇事來侯府串門的功夫,就能得到一幅由江雲暖親手所繡的賀禮,簡直賺翻了……

隻有容夫人等少部分的人才知道,流傳整個京城的瑾娘繡圖,實際上是江雲暖親手所繡,她並非瑾孃的徒弟,而是她的師妹。

還是得到了繡坊主親傳的弟子。

江母被氣的臉色鐵青,她唇角動了動,剛想開口,卻再次被江雲暖打斷。

“江夫人不必再說什麼養育之恩,你對我,冇有養育之恩。若是再說一句廢話,過了今晚,京城之內無人不知她江雲蘭的大名!”

“你在威脅我?”

江母性情高傲,這輩子前半生順風順水,很少向人低過頭。

這輩子遇到過的最大挫折,就是不小心弄丟了女兒……

“不是威脅,是忠告。”

江雲暖的聲音在江母耳中迴盪。

江父垂著頭,思索半晌之後終於開口。

“暖暖,明日就拜托你了。”

江母一愣,立刻看向江父,“老爺,您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你想讓咱們親生女兒做妾?”

江父咬緊牙關,氣的聲音發顫,他開口道:“是她自己不檢點,丟了我江家的臉,難不成你想讓我無顏麵對滿朝同僚嗎?”

江母的神色明顯有了些許動容。

如果江雲蘭的身世被說出去,還被人知道她爬床勾引男人,必然也會影響江家的名聲。

江尚書多年清譽,就會被自己這個女兒毀於一旦。

看出了江母在猶豫。

江雲蘭驚慌失措的試圖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娘,女兒已經有了身孕,是侯爺的!”

侯府的客堂之中,充斥著針落可聞的安靜。

所有人的目光幾乎都在這一刻齊刷刷的看向江雲蘭。

江母唇角顫抖,那張平日裡滿是傲氣的臉,在此時不易察覺的扭曲了一下。

“你……說什麼?”

江雲蘭畢竟才入江家,還冇有真正開始和江母學高門貴族家的規矩,根本不知道她說出來的話代表什麼……

江雲蘭卻不死心,她現在隻能仗著唯一的底牌做最後的掙紮。

“娘,求您救救女兒,若是此事傳出去,女兒就隻能一死了之了……”

江母臉色煞白,她攙扶著江雲蘭肩膀輕輕顫抖。

“你這孩子,說什麼傻話!”

江雲蘭抬眸看向林玄燁,那眼神極為可憐,讓人瞧著就很是心軟。

“雲蘭不要做妾,雲蘭會給侯爺生下一個寶貝兒子,到時候侯府後繼有人,雲蘭也算是立下大功一件了!”

江雲暖歎了口氣,隻覺得江雲蘭還真是沉不住氣。

雖然不知道以她的身份,究竟是怎麼得到隻有皇親貴胄才能弄到手的假孕丹的,可她能演出這麼一齣戲,也著實有些實力。

甚至也許在江雲蘭的背後,本就還有人幫著她!

老侯夫人和林玄燁早就知道這個訊息,因此並冇有太過震驚,真正受到影響的就隻有江父和江母兩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