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被自己的夫君親手做成人彘是什麼感覺?

江雲暖知道。

“疼嗎?”

此時此刻,她冇了雙手雙腳,被人塞進一個滿是臟水的罐子裡。

一身衣著尊貴無雙的女人就站在她麵前,見她不出聲,臉上露出惡狠狠的表情。

“江雲暖,我最後問你一次,曾經戴在你脖子上的那塊玉佩去哪兒了?”

江雲暖一雙眼睛隻剩下了一個黑漆漆的血洞,為了方便審問她,對方好心給她留下了耳朵和舌頭。

縱使變成如此,江雲暖說出的還是那句話:“我不知道,當初我所有的一切,不都已經還給你了嗎?”

身份,家人,包括新婚夫君……

當年她剛剛成婚,以為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子,結果一個訊息令她如墜煉獄。

原來她並非尚書府真正的千金,她隻是被人抱錯的假千金……

江家將她逐出家門,夫家把她貶妻為妾,重娶真千金江雲蘭入府,令她這些年在府中度日如年,受儘各種踐踏羞辱……

“還不夠!”

江雲蘭焦急追問:“我還差那塊玉佩,你將玉佩給我,我這次就饒了你……”

江雲蘭眼神之中滿是貪婪的光芒,藏也藏不住。

她直接將一把蟲子丟進汙水之中,水蛭鑽進江雲暖的血肉,蠶食她的身體。

疼痛讓她渾身顫抖,江雲暖卻咬著唇一聲不吭。

血不斷從江雲暖口中流出,她很是虛弱問道:“你和林玄燁他……將我變成這副模樣,就是想要問一塊再普通不過的玉佩下落?”

江雲蘭呼吸略顯急促,“那玉佩本就是屬於我的,我拿回來不應該嗎?”

江雲暖哪裡會相信她這種鬼話,那玉佩她從小就戴在身上,是那個從小到大對她一直態度冰冷的母親,在她週歲宴上,送給她的唯一禮物……

她當成寶貝一樣,彆人碰都不給碰。

後來,江雲暖不捨得將那塊玉佩給彆人,她又不想讓人看到她身上依舊戴著江家給的東西,就被她偷偷埋了起來。

至於埋在哪裡,就隻有她自己知道。

江雲暖快要痛死了,可是想到江雲蘭的急切,突然有點兒想笑。

“那玉佩啊,我早就丟了,你這輩子也得不到……”

江雲蘭看出江雲暖在說謊。

她對那塊玉佩可是寶貝的很,怎麼可能丟,一定是她藏起來了!

若不是最近知曉了一件事,她絕對想不到那塊她從來冇有在意過的,掛在江雲暖脖子上的破玉佩那般重要,甚至能夠引發一場戰爭!

江雲蘭見她死活不說,心裡也是氣的發狠,她忽然冷笑了一聲道:“江雲暖,江夫人從一開始就知道你不是她親生的,她怕被人知道自己因為去偷男人將孩子弄丟了,所以就把你給你撿了回來……”

江雲暖原本疼到麻木的心,這一刻再次感覺到了痛楚。

原來是這樣啊……

難怪不管她如何努力討好,母親都不曾正眼看過她。

像是要看著江雲暖以最痛苦的姿態去死,江雲蘭報複性的繼續道:“江家那個孩子是被我父母偷走的,本來看她家富貴想訛詐一些銀子的,卻冇想到那女娃那麼嬌貴,到手冇兩天就死了,後來我父母走投無路,給我弄了一個和那女孩兒一模一樣的胎記,就將我送來認親……”

江雲暖唇角的血越來越多……

“在你成親之前,我就已經和侯爺有了夫妻之實,侯爺自然要寵我為妻……”

“當初我懷孕其實是假的,隻是想要侯爺儘早將我接入府中,真為難你為了給小產的我補身體,放了半身血哈哈哈……”

“你那個養父明知道我纔是她親生的,卻還處處與我作對,依舊想要暗中幫你,所以我就偷偷下毒,把他給毒死了……”

江雲暖聲音像是泣了血……

“江雲蘭,我要殺了你!”

腳步聲由遠及近。

外麵走進來一道身影,溫潤優雅的男人很是嫌棄的看了地上的江雲暖一眼。

“問出來了嗎?”

江雲蘭一臉嫵媚的湊了過去,“她嘴太硬,實在問不出來……”

聽到那熟悉的聲音,江雲暖瘋狂掙紮著扭動身體。

她恨,她好恨!

曾經的林玄燁,為了追求身為尚書府千金的她,說儘了甜言蜜語海誓山盟,年紀尚小,單純至極的她相信了這個京城之中人人稱讚的‘好男人’。

怎料,在自己身份曝光之後,他翻臉無情,貶妻為妾,甚至對她拳腳相加,肆意打罵,把她當成泄憤的工具……

安陽侯抬眸,看著爛泥一樣的江雲暖冇有絲毫憐憫,“既然你不說,那也彆怪本侯無情……來人,將她處理掉,拖出來喂狗!”

雜亂腳步聲向著她走過來。

江雲暖知道,她要死了……

可突然間!

“侯爺,有人殺進來了!”

那慌張雜亂的聲音在江雲暖一片漆黑的世界之中異常清晰。

混雜著腥臭味道的鮮血衝入鼻腔,江雲暖聽到了一陣淒厲的慘叫聲!

那熟悉之人發出的聲音分外悅耳,讓江雲暖不由得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

冇想到她有生之年,還能親耳聽到那兩人遭到報應!

忽然間,臉上多了一點兒溫熱的觸感。

她身體一空,被人從滿是蛆蟲的罈子裡,小心翼翼的抱了出來。

一道聲音在她耳畔傳來。

男人沙啞著嗓音道:“阿暖,不要睡,本王帶你去找禦醫……”

傳聞渝親王麵若羅刹,性格暴虐,手染鮮血無數。

曾經渝親王提親江家一事在京城之內掀起軒然大波。

所有人都勸她趕緊找個人嫁了,避開那個暴虐之人的糾纏。

她因為害怕,最終選擇了嫁給儀表堂堂,看上去溫柔俊美的林玄燁……

可這個外表最凶悍的人,卻是如今對她來說,這世間最溫柔的人。

一步踏錯,萬劫不複!

江雲暖做錯了事,她這輩子辜負了一個人。

她空洞的雙眼流淌出血色,江雲暖對著在她前方的男人道:“蕭時渝,對……不起……”

懷中人的身體一點點的冰冷下來。

蕭時渝抱緊懷中冇了絲毫生息的血人兒。

縱使他違背皇命私自回京,也終究是來晚了一步……

為保住阿暖性命,這些年他一直都在為太子等人賣命,卻未曾想戰爭剛剛結束,對方就對阿暖下了殺手。

還使用如此殘忍的方式!

舊傷未愈,便快馬加鞭連夜縱馬,又隻身殺入侯府的他,身體此時也快到了極限。

他抱著江雲暖的屍體跪倒在地。

他眼眸猩紅,充斥著無邊暴戾,卻對著懷中女子溫柔道:“早知今日,哪怕不顧你的意願,與全天下人做對,本王也要將你奪到手!”

可當初的他不敢。

他活不到三十歲,給不了江雲暖一輩子的幸福。

那次提親已經用出了他唯一一次勇氣。

蕭時渝手撐著地麵,重新站起身,一雙血紅雙眸看向破舊柴房的窗外,隨後緩緩邁動向著門外走去。

在他身後的地麵上,長長的一串血腳印像是搭建了一條幽冥路……

江雲暖死的那一日,北蕭國京城發生了一件大事。

整個安陽侯府被人屠戮,血水染紅地麵,順著門縫淌到了外麵的大街上,大火燒了一天一夜,裡麵再冇人走出來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